冬日里的二月兰

世人皆赞春日里的二月兰,成簇盛开,诗意明媚;可我更爱冬日里的二月兰,低调吐绿,不争不抢。

走过幽静的水杉林,四野一片萧瑟,偶尔两声鸟鸣,让人愈发感到冬日的肃杀。寒雨淅沥,枝叶零零,一阵冷风吹来,不禁打了个寒颤。下意识裹紧大衣的那个瞬间,望见水杉林中绿意正浓,生机一片,二月兰的叶子拼尽全身气力生长,活成了这个冬天最诗意的风景。

突然心底涌上一丝感动。感动为何呢?是难得在萧条景象中觅得一片新绿,还是感慨于柔弱花儿在寒冬如此坚强?都有吧!但更重要的,是它带给我的哲学思考。

我们每个人都像一株二月兰,总有傲然绽放之时。也许是花季妙龄长相喜人,也许是蕙质兰心优雅平和,也许是事业拔高成绩斐然,也许是家庭和睦岁月静好。这些个时候,我们春风得意,吸吮最充盈的雨露,享受最灿烂的阳光。蜂蜂蝶蝶闻香而来,相机快门咔嚓闪烁,大自然因为我们而更加美好,人类社会因为我们而更加多彩。

可是,人们只看见了二月兰盛开的娇艳之时,却难免忽略了它在黑暗中的默默探索。花季妙龄长相喜人的二月兰,苦练舞蹈十八载,形体完美的背后是严格的自律作支撑;蕙质兰心优雅平和的二月兰,苦读诗书三十年,出口成章的背后有忘我的坚持作支撑;事业拔高成绩斐然的二月兰,工作认真不分昼夜,荣誉丰硕的背后有持续的付出作支撑;家庭和睦岁月静好的二月兰,充满爱心豁达睿智,悠然姿态的背后有生活的智慧作支撑。所以,人生路上哪里有什么捷径?多半是在负重前行!一个人时练就强大内心,一群人时不忘团结互助。

有些时候,世人的目光总是短浅的。他/她只看见风中摇曳的二月兰,却在花开之前、花落以后视而不见。好比一朵花只有那个硕大的花朵,而枝叶、种子、嫩芽,都不是其中的有机组成部分,真是机械静止地看问题了!

而我想,二月兰应该是不在乎这些的吧?世人赞之,不傲;世人毁之,不愠。你爱我的花开枝丫,我自然欢喜,可这“欢喜”并非完全来自你的欣赏;你忽略我的凌寒吐绿,我亦不烦忧,这“不烦忧”也不仅因为我的内心强大。二月兰是多么平和的花啊!它是能够做好心灵建设,处理好自我认知和外部评价之间关系的,所谓“不为苦而悲,不受宠而欢”,当然,它亦能够“寂寞时不寂寞,孤单时不孤单”。

如果可以,来生我也愿意做一株二月兰,不求春日满园,花香四溢,只望凌寒生长,默默吐绿,积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