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双一流建设]观点:建设一流大学,听听雷丁斯的声音

    从20世纪中后期开始,欧美一些国家先后提出过“一流大学”建设的口号。应该说,欧美“一流大学”建设对欧美高等教育的发展有重大的推动作用,现在欧美一些很有影响的大学之所以有今天的辉煌,与当时所在国家进行“一流大学”建设分不开。不过,反思欧美“一流大学”建设的过程,确实有许多值得我们吸取的教训。

  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文化学家比尔·雷丁斯(Bill Readings)对欧美“一流大学”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看得很清楚,曾撰写《废墟中的大学》一书进行批判。他的质疑和批判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一流大学”中的“一流”。雷丁斯批评欧美一流大学中的“一流”与理念无关,与民族文化无关,只是一个大学理念的幻影,没有具体所指,是一个“空洞的存在”,没有具体意义。同时,他还认为加拿大对“一流”概念的使用太宽泛。“一流”真正成了大箩筐,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装。但是,“一流”到底指涉什么,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第二,“一流”是通用的等级标准。欧美在“一流大学”建设过程中,所使用的“一流”是通用的等级标准。在对班级大小、学生类型、资金情况等不同内容所做的各种各样的分类中,都用“一流”标准来衡量,即这个标准具有通用性。“一流大学”的最终标准是各个数字比例的结合,比如学生占20%,班级大小占18%,教师占20%,资金占10%,图书占12%,声望占20%。总之,各种数字成了衡量“一流”大学的“纲”和“目”,成了判定大学优劣的最重要的标准。雷丁斯认为,把“一流”作为一个等级指标,进行简单的数字高低比较,是不对的,尤其会使大学特色在追求通用等级指标的过程中丧失殆尽。

  第三,“一流”是绩效指标。雷丁斯借用巴莱罗·卡拜尔的话批评英国的“成绩责任制是一种严格的会计学”,大学的社会责任“完全是提供有偿服务”,即社会根据大学的贡献提供有偿拨款。他认为:为追求“一流”的绩效指标,欧美的“大学正在向公司转型”,他甚至认为“大学不只像企业,它就是一个企业”。雷丁斯认为,当绩效指标成为大学管理的指挥棒时,实际上大学已经企业化了,大学看重的不再是大学自身的历史和传统,像“北美大学一样,一流正在替代文化诉求”;大学看重的是其市场的竞争力,向往和追求的是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指标体系。欧美大学对利益的过分追求,必然使其变得越来越功利,同时,也丧失了国家民族文化精神。雷丁斯认为,当大学失去了文化使命后,也就进入了大学的黄昏时代,走向了“废墟。”

  那么,我国如何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笔者以为,从欧美一流大学建设的教训看,主要应该注意以下问题:

  第一,“一流”应该是特指的。什么是“一流”?在具体实施和创建的过程中,必须回答这一问题。要回答这一问题,确非易事。因为“一流”一词本身是一个商业术语,一个评价尺度,是在比较过程中产生的概念,具有相对性和一定的弹性空间,是发展的和动态的。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中的“一流”是在一定范围的高等教育对比评估过程中产生的。因此,对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中的“一流”概念内涵确实很难有一个明确的界定。但并不是不能界定。这就需要对“一流”的内涵进行专门研究,尽可能梳理出具体的内容来。“一流”概念内涵需要研究的问题比较多,比如“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中的“一流”所包含的内容是否一致?如果不一致,各自的具体内容到底有哪些?对“世界一流”和“中国一流”,以及“区域一流”中的“一流”怎么解读?这些都需要深入研究并且要有尽可能明确的回答。同时,“一流”不能泛化,必须特指,就是指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中的“一流”,不要随便套用在其他方面。所以,关于“一流”的理解不能模糊,应该是特指的,如果对“一流”的认识模糊,我们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目标就会模糊。目标模糊,虽然不能说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计划要落空,但很难圆满。

  第二,“一流”应该是特色的。要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离不开标准,没有标准无法进行比较,没有比较也就无所谓“一流”。关于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有多种,有英国的、美国的等,对我国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有符合中国实际、具有中国特色的标准。周光礼教授追问世界一流学科的中国标准是什么,很值得我们深思。人们说:“麻省理工学院是造就工程师的殿堂”“哈佛大学是培养政治家的摇篮”等,就是对这些世界著名大学办学特色的肯定。因此,在明确“一流”内涵,制定“一流”标准和绩效考核方案时,要尽可能考虑大学特色指标的设定,注意引导大学特色发展。

  第三,“一流”应该是文化的。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创建要追求卓越。这个卓越不仅仅是学术、科研人员的追求,也包括管理上的,是所有的人都应该追求的卓越。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创建确实要有大量资金的投入,需要有一流的大师,但是不能忽视的是一流的大学文化建设。世界上著名的大学都是依靠文化的不断积淀和独特的大学精神及管理理念才逐步赢得世界声誉的。剑桥大学以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独特的大学文化气质闻名于世,柏林大学崇尚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奠定了现代大学的基础,耶鲁大学在“真理与光明”精神的鼓舞下许多学生成了真理卫士和光明斗士。当然,要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必然牵涉到绩效考核。没有绩效考核难以分出“一流”,但如果完全依靠绩效考核,又会失去文化。大学是文化的大学,因此,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过程中必须考虑大学的文化责任和使命。

本文原载于《光明日报》 2016年04月12日 1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