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教授应邀来外国语学院讲学

如何成为一名好教师?这是青年教师们感到困惑、苦苦寻找答案的问题。413日,国家级教学名师吴晓蓓教授就此为外国语学院青年教师上了精彩的一课。外国语学院院长赵雪琴和副院长朱菊芬参加了此次交流活动,学院青年教师和辅导员聆听了吴教授的“金玉良言”。

吴教授与大家分享了她的“为师之道”。吴教授认为,要成一名好教师一定要热爱教师这个职业、热爱学生,热爱才能用心去做。就像游泳和骑自行车一样,教师的职业能力具有持续性,教学技能只有通过不断研究学习实践才能得到提高。除此之外,做好一名教师还要做到教研相长、教学相长。把教学实践与教学研究结合起来,基于教学实践进行教学研究,教学研究成果指导并应用于教学实践。要做到因材施教,研究学生、研究教材、研究教学方法,要不断思考自己的教学,精雕细琢,控制好教与学之间的误差,“利用误差消除误差”。

在交流会后,即将参加“兰杉杯”青年教师教学明星赛的韩琦珺老师和李君老师展示了她们的课堂教学环节,吴教授认真记录了两位老师的表现,肯定了优点并就不足之处提出了改进建议。小到PPT制作细节、表格格式大到课堂内容设计、课堂展示技巧,吴教授一一耐心指导,并且解答了两位教师的疑惑。吴教授的点评不仅让青年教师们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大家纷纷表示与吴教授的交流受益匪浅,第一次近距离领略了国家级教学名师的魅力,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明确了未来努力的方向。本次交流活动对提高学院青年教师的教学能力和素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现实价值,

  

415日上午,澳门大学人文学院翻译学讲座教授孙艺风先生应外国语学院宋文副教授的邀请,于学术交流中心第二报告厅开展了一场题为“Translation and Cosmopolitan Minds——口译漫谈”的讲座,分享他长期从事翻译教学研究的心得体会。此次讲座由院长赵雪琴主持,吸引了学院广大师生以及校外人士到场聆听。

讲座伊始,孙教授提到现在很多翻译研究都在大谈所谓翻译的“功能”与“作用”,但对于“究竟是什么构成了这种作用,翻译是如何发挥其作用的,以及该作用可以发挥到什么程度”这些最具挑战性的问题关注甚少。孙教授着重强调了翻译中的不可译性(untranslatability),他提到可译性和不可译性是重要理论概念,文学与哲学上的许多概念不是仅仅翻译某些“表面含义”就可以让人体会到其中的价值与真正的“power”,这就需要译者做到“点石成金”。他认为口译没有捷径,译员的第一要义就是反复熟悉所需要翻译的内容,这就需要译者做到“理解翻译在不同层次和不同空间中的多维性”,同时培养自身准确解读文本与信息的能力以达到良好的交际效果。为了进一步解释说明口译的门道与译者的素养,孙教授大方分享了自己的国际翻译经历。他认为,不论面对何种口译场合或接触何类行业人员,译者都应展现高水平的专业姿态,秉持灵活主动的精神开展口译实操。接着,孙教授提到了传统的“忠实论”。传统的“忠实论”是基于“对等”,基于人类语言的“共性”,却忽略了特有的东西,如文化、观念等方面的差异。他认为一味追求信息表面的“忠实性”是没有意义的,这就强调了译者的“subjectivity(主体性)”。孙教授认为,在口译过程中,译员应提供最主要的信息,并非越具体越好。在某些情况下,将所有细节全部译出可能会令听者困惑,抓不住重点。除商业谈判等场合外,译员还应译出会话中的隐藏含义。

在提到“英语的霸权地位”时,他以莫言为例,提到莫言给予其译者足够多的权利,允许他们对其作品进行适当的修改,以满足目标语读者的需求,以此强调了翻译在跨文化交流过程中,尤其在把中国文化推出去的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在讨论“误译与失败的翻译”时,他提到“让听者无所适从”就是译者的失败。他反对“翻译会破坏原文的趣味与深刻……这种损害不能修复,会导致文学价值的流失”这一说法,他幽默地以“护士打针”的例子引出翻译便是暴力,柔性暴力(gentle violence)尤其是必不可少的,使翻译的可操作性成为可能,把对源语文本的损毁降程度到最低。在早年的研究中,他就曾指出“翻译的不忠比比皆是,无论译者如何小心翼翼,也难免顾此失彼,往往是顾了形式,损失了内容,或顾了内容,又破坏了形式。不是得‘意’忘‘形’,便是得‘形’忘‘意’……这其实是翻译的性质所决定的,暴力是翻译的存在本能,惟有通过暴力,才能扫除障碍,达到目的。”

随后孙教授举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一例子的13种译法,指出不少译者在进行翻译时“自作多情”地强调“押韵”强调“美”却因小失大,甚至忽视了翻译本身的正确性,他认为这就一种“失败的翻译(failed translation)”。孙教授还谈到了鲁迅、梁实秋的翻译之争,认为鲁迅提出“硬译”固然有其不足之处,其伟大之处在于有文化远见,看到了中国需“输血”,这里的“输入”不仅是新的表达方式,还包括文化层面,主动从优秀的西方文化中学习,借鉴和吸取。最后他提到文化交流永远是不对等的。当今学界热点世界文学的发展方向是全球本土化(globalization,比如香港的国际化文化定位更需在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和地方主义(provincialism)之间异中求同,以开阔的心胸接触、学习、体验异质性的多元文化。孙教授带来学术前沿观点,引发了师生们的深刻思考。

在答疑环节,赵雪琴向孙教授提问:今年的博鳌论坛已将AI用于翻译,是否在今后的翻译中AI真的可以替代人呢?孙教授坦言如今科技发展的现状对译员是很大的挑战,但正是由于翻译中存在不可译性与不可替代性(如情感),机器依然难以取代人的作用。

孙教授幽默风趣的讲座令在场师生受益良多,同学们领悟到了翻译没有捷径与窍门,想要做好译员就必须多积累多努力,做到“know something about every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