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方寸之间天马行空——记设传学院2017届毕业生徐斐

2017年对一个女孩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这一年里,她大学毕业,挥别了曾经的象牙塔,离开了那个让她天马行空的“阁楼”;也是在这一年,她的毕设作品戊戌年生肖邮品《神犬传奇》于南京博物院全国首发,见证了她从学生到设计师身份的蜕变。

照片中的她,长发,黑裙,笑意盈盈,面容精致,气质天然。漂亮、自信与知性仿佛是这个姑娘的代名词,从照片里毫无保留地折射出来。

她是谁?她是徐斐,也是设计师,她美,也懂得创造美。

她与神犬二百的故事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任何给予我们视觉冲突的美好事物,都有一个“难产”的过程。徐斐与“神犬二百”的邂逅历时一年,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在做“神犬二白”这个设计之前,徐斐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基本上未接触过邮品,然而当她真正接触邮票设计时,深深领略了这“方寸之间”的深厚文化。由于生肖邮品与传统生肖文化的关系紧密,徐斐奔波流连于图书馆与各大网站,为了更好地获取设计灵感,她细心地翻阅文化典故,神话传奇和图腾文化等等……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三轮的筛选,《山海经》中的“白犬”与《后汉书》中的“盘瓤”形象终于打动了她,使她疲惫的脸上重新展露了微笑……徐斐希望通过重构这两个形象,创建“神犬二白”的新形象。

然而现实永远不是想象中的一帆风顺,徐斐挑灯熬了无数个通宵,揉碎了无数张稿纸,却始终不能达到让自己满意的程度。就当徐斐一筹莫展盯着稿纸发呆,甚至想要妥协的时候,徐斐的毕业设计指导教师王潇娴老师给予了她耐心的指导与鼓励。“王老师是一个仙女,我们大家都这样叫她,她对我们特别好,她对设计执着的精神让我很敬佩。”徐斐回忆有时候自己觉得太困难想放弃时王老师便会鼓励自己并帮助自己寻找解决办法。

无数个难眠的夜晚让徐斐找到设计灵感,王老师的指导又使她更加通透。最终,她成功地重构了“神犬二白”这个形象。为了在突出形象个性的同时更加贴近现代人的生活,徐斐还别出心裁地编造了新故事:这是个一身二头的神犬,他本是融父山的的守护神,身上有朵五彩神花代表着五种力量,然而面对世界的混沌,神犬将自己的五彩花瓣全部奉献给了天地,自己只留下了纯洁的白,于是被称作“神犬二白”。

徐斐为神犬二白设计了三款邮票,最终一款心形邮票浪漫发行。邮票的整体形状呈爱心状,神犬的眼睛一睁一闭,相互依偎,又似相互呢喃,月亮与太阳的图腾交相辉映,又用饕餮纹与螺旋纹加以强调圣洁的神犬。邮票直观地表达了神犬阴阳相合,并用传统的象牙白与朱砂色表达爱情的纯洁无暇与热烈。木心在《从前慢》中深情地写道: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款小小的邮票也许不再会像以前一样漂洋过海送达情书,却依旧寄托着人们对爱情,对未来的美好祝愿。而这也对身为设计师的徐斐有着特殊意义:“我觉得邮票最大的魅力,就是小小的一张纸上表达自己的设计。”

女神学霸?我只是平凡的小女生!

“徐斐在校期间获得过两次国家奖学金,多次校奖学金及荣誉称号,并评为优秀毕业生……”,徐斐的在校表现给很多人的印象是美女学霸。

徐斐很少出去玩,是典型意义上的“宅女”。虽是学霸,她却很少去图书馆,由于图书馆关于设计专业的书籍不多,徐斐四年去图书馆的次数屈指可数,她笑道,我这种应该属于“反面教材”吧。更多“宅”的时候,她通常会完成设计作业,浏览设计网站,或者来一场“头脑风暴”……“头脑风暴就是设计方案最开始根据关键词进行的思维发散,学校做的设计大部分都是概念的,学生都是天马行空地想象。”徐斐对上学可以做自己喜欢的设计表示非常怀念。甚至有时候在英语课上,徐斐也会在底下偷偷摸摸地进行天马行空的创作——“英语虐我千百遍,我待英语如初恋”的人物插画上女孩子委屈巴巴,眼中溢满泪水……

徐斐还是个少女心爆棚的追星族,尤其喜爱彭于晏,微博里也大都是关于彭于晏的消息。“我觉得他正能量爆棚,拍戏也很认真很有毅力,为了拍好一出戏真的特别用心。”

女神光环下的徐斐其实也是个普通的女孩,也会因为英语不够好而“负能量”爆棚,也是一个充满少女心的“追星族”,也会因为换季头发干燥感到苦恼……

当诗与远方和现实相遇

徐斐从小就喜欢画画,这件事从小学一直陪伴她到现在,父母也一直很支持与信任,尊重女儿的兴趣爱好,在徐斐曾经转发评论的一条微博提到:从小被父母管的松是什么体验?她回答:他们信任我,我也不辜负这种信任。

带着父母的期冀与自身天分与努力,徐斐以艺术生的身份参加了高考并表现优异,高考前,徐斐跟所有梦想去大城市的女孩一样对“帝都”北京充满向往,希望看看外面的世界,然而父母觉得北京压力太大,南京倒是个求学的宝地,徐斐慕名来到了南理工。然而,一进入大学,军训就给了一个“下马威”,高强度的训练、严苛的内务让许多新生叫苦不迭,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一切却在这个女孩灵巧的笔下生花成为了一幅幅生动的漫画。接下来的生活热闹非凡,却也让这个河南妹子深深感受到了室友家近都回家了留她一个人“独守空房”的落寞。

徐斐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艺术家。可是,当理想邂逅现实,这个优秀的女孩,也会偶尔迷茫。每个设计师最痛苦就是甲方的改稿,不过对于这一点,徐斐表现得很坦然:“所有事都是这样的,我并不觉得不能接受。”虽然对现实做了一定妥协,但是言语中依然可见徐斐对设计的执着,“不做设计行业,我真的不知道要从事什么工作。”语气中无奈却又坚定。对未来的迷惘没有让徐斐失去这个年纪女孩应有的成熟与睿智,她依旧不忘打趣:“可能会考虑再去读书吧,以前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艺术家,后来发现变成了天天对着电脑的设计狗。”

现实与理想的差距不过是命运安排的一场博弈,如今的徐斐依旧在追求艺术家的路上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