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攀高峰 攻坚超越——王泽山院士的巍巍创新志

实至名归,是很多人得知王泽山院士荣膺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后的第一反应。这位曾两次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一次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有着“三冠王”美誉的院士,此次又摘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桂冠,真可谓完美。节节高的荣誉既是对他卓越成就的肯定,更是他在科技创新征途上不懈奋进、勇攀高峰、攻坚超越的见证。

科技兴则民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早在哈军工成立之初,毛主席就在训词中提出:“今天我们迫切需要的,就是要有大批能够掌握和驾驭技术的人,并使我们的技术能够得到不断的改善和进步”。经过多年积淀,南理工形成了“团结、献身、求是、创新”的优良校风,其中的“创新”二字被阐释为“是批判、是创造、是成就进步的不竭源泉”,成为激励以王泽山为代表的南理工人勇立潮头、拓新求进的力量之源。

永远做科技创新的领跑者,是王泽山毕生的不懈追求。火炸药是决定现代身管武器威力和射程的关键性因素,是一个国家国防力量的重要体现。在现代化的国防建设和激烈的世界军事竞争中,如果只是做跟跑者、追随者,结果只能是受制于人。王泽山多次说到:“必须得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东西、国外没有达到的东西,才能成为科技创新的领跑者,占据世界的制高点。”正是凭借着这样一股不断创新的精气神,敢于想别人不敢想、试别人不敢试,王泽山解决了诸多困扰世界各国的火炸药领域难题,取得多项国际领先的重大创新成果。在他看来,科技工作者不仅要有创新的意识,更要有毕生坚定创新、不懈奋进的执着和毅力,“创新应该是根深蒂固和贯彻始终的,容不得任何摇摆和轻浮”。20年前,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的王泽山已年逾花甲,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喘口气、松把劲的念头,而是一如既往地在国防科技创新的道路上坚持奋斗、顽强攻关、重点突破。

用“科学”指导科技创新,是王泽山成功的不二法门。科学技术的原始创新和重大突破,并非妙手偶得的神来之笔,而是必须在尊重规律、掌握方法和踏实研究的基础上寻求突破。王泽山认为,创新的秘诀就是“用‘科学’指导科研工作”,包括科学精神、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王泽山用“一辈子专注做好一件事”的匠心精神来概括科学精神,认为人人都有掌握控制的范围,应根据自己的能力,规范控制行为,包括恰当地评估自己,确立专业、研究方向、选题等等。科学态度就是严谨认真、一丝不苟,求真、求实、求精的态度,这种态度逐渐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在每次试验前,他都要对方案的可靠性反复进行思考和检查。关于科学方法,王泽山在《科研中创新思维的三个维度》中将科学的思维方法概括为“追求本质(求本)”的思考习惯和“为什么与怎么做”的创造性思考方式,即在多问几个“为什么”的基础上找到核心,设法用几句话道出它的本质,并由此拓展、发散,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把点上成果拓展为面上成果,才会有创新性的科研成果。

将成果应用于实践和转化,是王泽山取得的不世之功。王泽山不是书斋中的科学家,而是注重原理、技术与转化的三位一体,切实将科学研究扎根在祖国大地、深入到工厂车间的实践者。一年中王泽山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试验场、靶场度过的,从零下30度的严寒到40度的高温,“只有亲临现场指导实验,我才能放心”。基于“为什么与怎么做”的思考方式,王泽山密切关注社会需求,积极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他常说:“搞科研,不能满足于获得了什么奖,申请几个专利,或发表几篇论文,应该想办法把项目转化为工业和生产”。为了对接企业需求,他走遍了全国的火炸药企业,不仅将科学技术推广于武器装备等军用领域,还应用于民用生产企业,在提升质量、改进工艺、增进安全和减少污染等方面作用明显,是我国火炸药行业里倡导和践行军民融合、产学研结合、理论实践结合的典范,创造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中华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禀赋。“科学有险阻,只要肯攀登”。王泽山以他60余年坚持不懈的创新研究和实践,让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在21世纪重焕荣光。“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以强军兴国为己任的南京理工大学将继续坚持“国之所需、吾之所向”的发展定位,始终在科学研究中既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和国家战略需求,又提升科技成果转化能力,为推进国防现代化和地方经济产业发展增添动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