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王泽山:“火炸药王”将把奖金用于学科建设

《南方都市报》20180111A13

南京理工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

(图片来源:南京理工大学)


201818日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南京理工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侯云德,一起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至此,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人员增至27人。

王泽山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是我国著名火炸药学家,发射装药理论体系奠基人,火炸药资源化治理军民融合道路的开拓者,被誉为我国火炸药王,为我国武器装备和火炸药产品的更新换代做出了杰出贡献。对于500万元的重金奖励,他说,这将用于学科建设,将设立用于鼓励年轻人的基金。

班上唯一自愿学火炸药的学生

王泽山19359月出生于吉林省,小时候住在吉林市远郊的桦皮厂镇,青少年时代处在一个混乱、大变动的年代,经历了伪满统治时期、国民党管辖时期和新中国成立。虽然家庭贫困,但他父亲固执地坚持不买房子、不买地,只供孩子上学。王泽山很小的时候,被日本扶植的伪满洲国强迫国民接受伪满教育,父亲经常悄悄地教育他,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是中国。从此,他就暗下决心,立志为繁荣祖国、壮大国防学习成才,贡献才智。

1954年夏天,王泽山以第一志愿报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当大多数考生填写了与空军、海军相关的专业时,他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冷门的陆军系统的火炸药专业,也是班上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他坚信:专业无所谓冷热,只要祖国需要,任何专业都可以光芒四射。从此,火炸药研究就成了他的毕生使命。

在哈军工紧张的学习环境中,王泽山有序地安排自己的时间,常在图书馆看数学、物理、化学等学报和各类杂志,扩充知识面。一次物理化学考试,著名教授曾石虞看了他的试卷后说:我应该给你高分,因为你对绝对零度下的物质状态与性能有着教学内容外的理解。这些经历告诉他,学知博览对能力的提升是很有帮助的。

那时的哈军工,知名教授给学生们上课,亲自答疑。有机化学教授谭自烈在一次课前对他说:你的实验太不认真。原来是在做醇酸转化实验时,他用了一个带孔的软木塞封存实验的中间产物,被实验员检查发现了。另外,他们前一期一位同学在研究高能推进剂时因事故而丧生。这两件事对他严谨作风的养成有重要的影响,也渐渐地形成了一种习惯,就是在每次试验前,都要对方案的可靠性进行认真思考和检查。

1960年大学毕业后,他留校任教,继续进行推进剂的教学和研究工作。1960年至1985年,他担任南京理工大学的前身炮兵工程学院、华东工程学院、华东工学院的教师。1986年至今,任南京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多次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20世纪60年代开始,王泽山在对火炸药基础理论探索研究的基础上,将火药、火炮、弹药、弹道等进行多学科交叉融合,构建了发射装药理论与技术学科分支架构,创立了发射装药学。同时,他深入揭示了火炸药组成、结构、性能的规律,建立了炮、弹、药的构效关系,发展了火炸药理论,出版了多部著作。

他将计算机技术、诺模图设计原理引入我国火药教学、科研和火药装药学体系中。发展了火药及其装药解析设计表解设计诺模图设计的理论和设计方法。他有关发射药应用理论的著作,提出了一种新的装药技术和新的设计计算方法,使原本复杂的问题变得清晰简单。

和平年代,那些储备超期的火炸药仍对环境和社会构成了重大危害。露天焚烧、海洋倾泻、深井注入等常用的销毁方法,不仅浪费,还造成环境污染和爆炸事故,因而受到国际法禁止。1985年至1990年,王泽山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为消除废弃含能材料公害提供了技术条件,该技术获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业界以利国惠民评价他的这项技术。

20世纪80年代初起,王泽山开始探求解决环境温度变化对武器性能的影响这一国际共性技术瓶颈问题。1990年至1995年,王泽山通过研究发射药燃烧的补偿理论,发现了低温感含能材料,解决了长贮稳定性问题,显著提高了发射药的能量利用率,作为项目第一完成人,他获得了1996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面对制约远程火炮、等模块装药和炮射导弹等武器装备发展的难题,他经过20余年努力,建立了最大膛压低、做功能力高的弹道。通过对发射药材料、结构和工艺的发明,攻克了国际上至今无法突破的高膛压、高过载、等模块等技术瓶颈,使我国武器发射装药技术水平处于世界前沿地位,作为项目第一完成人,他获得了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作为我国火炸药领军人物,他策划了我国火炸药发展的路线和战略,培养了90多名博士和大批火炸药高层次人才。

王泽山其人

处事:善于打破惯性思维

在王泽山身上,体现最多、最充分的是他坚持不懈的拼搏精神。在许多人看来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比如含能材料的低温感、等模块装药等这些久攻未克的难题,当时既缺乏系统理论的支撑,又有国际上的技术封锁,王泽山都能根据客观需要,拼搏攻克。

在平时的研究中,王泽山不想走别人已经走过的路,而是喜欢换个思路,另辟蹊径,从一个全新的角度闯出一条新路来。由于他能够打破一些科研上的惯性思维,这就使得他往往能够发觉一些别人不轻易察觉到的现象,找到一条别人意想不到的方法和路径。”255厂科技带头人欧江阳说。

与王泽山在一起做实验的时候,总能感觉到他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着,往往是边观察边思考着问题。闲聊的时候,大家也会好奇地问他:王老师,您究竟在想什么呢?他平静地说道: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还有其他更好的实验方法呢?

王泽山常说,搞科研,不能满足于获得了什么奖,申请了几个专利,或发表了几篇论文,应该想办法把项目转化为工业化生产。他密切关注社会需求,积极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为了对接企业需求,指导企业成果转化,他走遍了全国的火炸药企业,真正做到了扎根中国大地做学问

为人:不愿意麻烦别人

与王泽山共过事的人,不论校内校外人员,也不论干部、教师、学生还是普通工人,都对他的人格魅力赞叹不已。在物质生活方面,王泽山毫无奢求,凡事能省则省,能简则简,自在随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流行的文件袋式的公文包,现在依旧是他的最爱。衣服袖子破了,他也满不在乎。对于自己的家人,他一直坚持不让家人涉足他的工作,他也不会利用自己的职位和关系,为子女升迁提供方便。

不愿意麻烦别人是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共同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单位负责接待他的同志常常挨领导批评你们都挺忙的,我来尽量不给工厂找麻烦,这是王泽山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有一次447厂为王泽山安排了送机的车子,当早上6点司机去敲他房间的门,才发现他早已退房,自己打车走了。

在外地出差时,方便是王泽山对住宿唯一的要求。每次去375厂,王泽山都要求住在厂里招待所。虽然条件比不上市里的宾馆,但他却觉得离厂里近,开会实验都方便,安静又便于他思考问题、看看书,写点东西。

王泽山的家总是小区里最早亮灯的那家。只要没有特殊安排,他会在晚上9点半左右休息,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白天的事情太多,凌晨特别安静,适合思考问题。工作到9点,再去办公室。中午随便吃点饭,稍微休息一下,然后起来继续工作。

他好像永远不知疲倦,这是所有和他接触过的人对他的最深刻印象。哪怕只是在短暂的候车时间,王泽山都会拿出他随身带的包包,那里装的是他日夜思考的火炸药相关问题。只要国外没有做的和做不成的,我要想办法做出来。因为火炸药研究已融入我的一生,别的我不会。



王泽山在工作中。

(南京理工大学提供参考资料)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8-01/11/content_2386.htm#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