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王泽山:让火炸药研究“光焰四射”

  

王泽山院士(前排右一)在辽阳试验场。朱志飞 摄

 

 

王泽山

主要成就:

●中国著名火炸药专家,发射装药理论体系的奠基人,火炸药资源化治理军民融合道路的开拓者,系列原创技术的发明人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获得者

●两次摘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在古代,黑火药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见证了华夏古老文明的辉煌;在现代,火炸药是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体现,没有它,常规武器、尖端武器都难以发挥作用。然而,和人们熟知的探月工程、载人航天工程等高科技行业相比,火炸药专业却有些“默默无闻”,它的枯燥和危险性曾让很多年轻学子避而远之。

60多年前,有这样一位吉林少年,带着“强国先强军”的心愿,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火炸药专业。60多年来,他不断奋斗,推动了我国火炸药事业的快速发展,为我国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作出了杰出贡献。60多年后的今天,当他从习近平总书记手中接过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后,依然显得平静而从容。

    他,就是我国火炸药专业学科带头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泽山。

攻坚克难,让古老发明绽放新的活力

    1954年夏天,王泽山高中毕业,以第一志愿报考了哈军工的火炸药专业。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当时班上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这个19岁的青年坚信:只要祖国需要,任何专业都可以“光焰四射”。

大学毕业后,王泽山留校任教。他专心致志搞学问,将当时国际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诺模图设计原理等引入我国火药教学、科研和火药装药学体系中,发展了火药及其装药“解析设计”“表解设计”和“诺模图设计”的理论和设计方法。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他的学术著作开始问世,其中有关“发射药应用理论”的内容,提出了一种新的装药技术和新的设计计算方法,使原本复杂的问题变得清晰而简单。

    上世纪80年代,王泽山立足军民融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将废弃的火炸药制备成民用炸药,在减少环境污染、降低安全隐患的同时,变废为宝,创造了社会经济效益。该项技术获得了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业界则予以其“利国惠民”的评价。

    上世纪90年代,当时含能材料(火炸药)的低温感是国际上难以攻克的技术。具体来说,就是环境温度影响着火药燃速,致使身管武器的膛压、初速度等弹道性能发生较大变化。这是制约身管武器发射威力、精度、安全性和环境适应性的技术瓶颈。

    19901995年,王泽山带领着他的团队,通过研究发射药燃烧的补偿理论,发现了低温感含能材料,并解决了长储稳定性问题,显著提高了发射药的能量利用率。该研究成果获得1996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远射程与模块发射是火炮实现“高效毁伤、精确打击、快速反应、火力压制”的关键技术,是火炮系统现代化的重要发展方向,但也是国际共性技术难题。在达到退休年龄之后的20余年里,王泽山利用自己另辟蹊径创立的装药新技术和相应的弹道理论,研发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与模块装药技术。

通过实际验证,我国火炮在应用王泽山的技术发明后,其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或最大发射过载降低25%以上,其弹道性能全面超过所有国家的同类火炮,还降低了火药燃烧产生的火焰、烟气、有害气体,减少了对操作员和环境造成的危害。20171月,王泽山和他的团队凭此摘得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这也是他第三次获得国家科技大奖。

呕心沥血,为祖国培养栋梁之材

    作为一名高校教师,王泽山重视科技钻研,更重视人才培养。听过他讲课的学生总有这样的感受:王老师讲课从不会照本宣科,很多国际上刚刚产生的新技术和研究成果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课堂上。所以,“王老师的课,新的知识点很多,内容很丰富,而且讲得很生动”。

    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徐复铭教授至今依然对当年师从王泽山的时光记忆犹新:“王院士经常指导我阅读一些他认为有价值的文献资料,提出他的见解以启迪我的思考。他的言传身教,使我不仅较快地掌握了科学实验的基本方法,更养成了正确的科研态度和习惯。”

    王泽山尤为重视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他是国内较早实践与国外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的教授之一。早在上世纪80年代,身为南京理工大学化工系主任的他就与瑞典隆德大学签订了合作培养博士研究生的协议。从教以来,王泽山共培养了100多位硕士、90多位博士。如今,他们当中很多已经成长为中国火炸药领域的中坚力量。

    除了指导在校学生,王泽山还常常走出象牙塔,为科研院所和企业尽心培养技术人才。改革开放初期,企业专业人才的断层问题十分突出,王泽山多次组建讲师团队,系统地向技术人员传授火炸药专业的理论知识。“王院士来厂里做实验的时候,我们请他给年轻科研人员讲课,他总是一口答应。如今,这些科研人员在跟王院士的合作中渐渐成长起来,成为一支带不走的骨干力量。”375厂党委书记艾庆祝感激地说。

身正为范,一言一行深受敬仰

    熟悉王泽山的人都知道,在众多耀眼光环的背后,是他数十年如一日精益求精、勇攀高峰的拼搏精神。装备发展部预研管理中心主任安波向记者讲述了一件让他难以忘怀的事情。那是在模块装药项目刚刚启动之际,为了早日攻克世界性难题,王泽山全身心地投入科研当中。冬天的塞外靶场寒风刺骨,气温只有零下二三十度,可他还是跟年轻人一样,常常在靶场一待就是一整天。有时,一次试验需要花费20多天时间,他也跟着年轻人一起,风餐露宿大半个月之久。

    然而,在工作中精益求精的王泽山,在生活中却是一个简朴而随和的人。按照规定,学校可以为院士提供工作用车,但他却从未使用过。为了方便工作,他在年近七旬时考得驾照,购买了一辆刚刚10万元出头的轿车。有人曾开玩笑,让他换一辆好一点儿的车,他却笑着说:“够用就行了。”

    谁的身体不好,谁家里遇到困难,只要王泽山知道了,便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帮助。原475厂工人高师傅,做事细致认真,却因厂里破产重组而下岗。王泽山知道他再就业有困难,就为他在南京汤山介绍了一份工作,让他们一家在南京安居乐业。听说375厂发射药科技带头人刘琼从凌源搬家到了辽阳,王泽山特意打电话关心对方的安置情况,还说:“买房子的钱不够你找我。”“这件事到现在已经有10年了,但我终生难忘。”每每提及此事,刘琼都感动不已。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孙金华,对30年前在王泽山指导下求学的经历难以忘怀:“毕业后我虽然离开了老师的团队,但他总是在背后默默支持我、关心我,有求必应。老师一生刻苦钻研、淡泊名利。他常常告诫我们‘人的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如今,这句话成为我的座右铭,也成为我一辈子受之不尽的财富。”(本报记者潘玉娇)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8-01/09/content_492624.htm?div=-1  

本报北京18日电

2018年1月9日《中国教育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