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用治学求索求真之心,建设一流学科和一流大学

我是1984年留校工作的,王泽山院士当时是化工系系主任,是我们的前辈和老师。后来的科研工作中,时常得到王院士的指点和教诲,这对我们课题组帮助很大。

王泽山院士对我国火炸药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成功摘得3个国家科学奖励一等奖,用自身多年坚持不懈的科学实践书写了一位中国知识分子的壮丽华章,诠释了一个南理工人为强大国防潜心治学求索求真的品格。

60多年来,火炸药研究伴随着王院士走过了一年又一年,成为他一生无怨无悔的选择和追求。读书学习、靶场实验、结果分析,废药处理利用、低温度系数、模块装药……成为他生活的主要部分,孜孜以求,甘为人梯,勇攀高峰的精神气质已经深入王院士的骨髓,内化成为王院士的品格。这种品格,就是贯穿于王院士研究和治学始终的一种创新品格。

多年来,在王院士身上,我们一直看到最多的是朴素踏实、简单直接、低调内敛,理论与实践结合,解决火炸药行业的前沿基础和实际问题,取得一项又一项丰硕成果。王院士强调基础理论,重视原创研究,不去重复别人的老路,遇到困难顶着上,不绕路不避让,始终保持着一颗对新事物充满好奇的赤子之心,默默耕耘在国防事业前沿。

我们要向王院士学习,学习他的创新品格,学习他的低调踏实的工作作风,永攀高峰的探索精神,孜孜不倦的刻苦精神,学习他六十年如一日的求索求真之心,真正把学习王院士的行动具体落实到输出一流的成果,建设一流的学科和一流的大学中去。

大学的声誉,不在于规模的大小,而在于其有无国内公认乃至世界公认的高水平学科。围绕一流大学建设的目标,进行人才引进、条件建设,以及高水平研究课题的申报等等,形成一流的研究队伍,有国际一流的研究条件(仪器设备),这样才能出一流的科研成果。学科团队应由老、中、青老师和博硕研究生组成的研究队伍。在引入补充教师队伍时,充分考虑优势学科队伍建设的需求,可打破条条框框的限制,特事特办。比如我校枪炮弹药、火炸药专业的人才引进,可把自己培养的优秀博士,送到国外知名大学进修或进行博士后研究,然后经考核合格后再引进回学校,这样的培养途径,值得研究。

还有研究条件和仪器设备建设问题,它对出高水平的研究成果非常重要。高水平的论文需要高精度的当今最先进的仪器表征,一流学科必须有一流的顶端的仪器设备支撑。

另一方面,应学校范围内实现资源共享,包括跨学科或学科大类内的资源共享。如化工学院与材料学院的一些仪器设备资源就可在化工与材料两个学科内共享。学校和二级学院在分配资源时,可先评估前3年,各学科、各方向、各单位对学科发展的贡献率,贡献率大的,可多得资源,这样有利于将这一方向做大做强,做成真正意义的一流领域。比如像王院士团队,科研成果水平高,对学校和化工学院学科发展贡献非常大,学校应给予重点支持建设。学科发展贡献率这样的评估,可以建立指标,进行细致量化评估,你对学科贡献多少,让数据说话。

还有学科带头人,对学科发展和一流学科建设也非常关键。作为学科带头人既要学术水平,又要有一定的统筹能力,还要有淡薄名利的德行品质,能够把握学科的发展方向,具有包容心,能够带领团队坚定地向目标方向走下去。学科带头人的高度决定学科的高度,在如何做好学科带头人方面,王泽山院士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希望我们一代代的南理工人,能秉承王院士的求索求真之心,勤勉科研,砥砺前行,为建设一流学科和一流大学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