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闪耀——记部分2017级本科新生


文武双全的小萌新——记电光学院2017级新生张世昕

身高1.88米,匀称结实的肌肉,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第一眼看见这位田径运动员,就是扑面而来的活力和率性。电光学院2017级新生张世昕,从小就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弹钢琴、做伴奏、打排球。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喜欢用跑步的方式释放压力,没想到,跑着跑着就爱上了跑步,也发掘了自己的体育潜能。

谈到体育对自己的影响,张世昕坦言:“是跑步让我养成了不轻易言弃的习惯,每天雷打不动的训练,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在这条路上,吃苦是必然的,训练密集的时候,他每次跑完都会吐,吐完接着跑,训练结束筋疲力竭的时候,也会抱怨,但他从没想过放弃。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就要有责任和担当,这是他坚持的原则。他笑称:“普通生读书嫌累的时候,可以来体验一下体育生的日常生活,累到吐血、腿抽筋的时候,就明白自己之前坐在教室里写作业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马上就能珍惜当下的生活。”

对张世昕来说,体育特长生绝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初中时成绩经常位列班级前三,年级前十的他在同学眼里是个“神奇物种”,明明是专业搞体育的,成绩还能那么好。他坦言,自己在学习上花的时间的确很少,因为比较注重方法、规律的总结,研究一道题背后的“套路”,就会在短时间内掌握解题的技巧,不搞题海战术。多出来的时间,都用来训练、忙班级里的事情、培养自己的爱好。

他还积极参加各种竞赛,并取得不错的成绩:物理力学联赛江苏省二等奖、金钥匙科普知识竞赛江苏省特等奖,市三好学生、校奖学金,这些都是他文化知识方面实力的证明。作为老师的帮手,高中班上做的测验有不少都是他先刷一遍题库,再从中挑选出好题组成的试卷。当其他的体育生被一天的训练折磨到倒头便睡的时候,他还能投入学习;当其他的体育生准备依靠体育特长进入心仪的大学时,他坚持做两手准备,足够优秀的文化课成绩,以及足够好的体育成绩。“我是体育特长生,但我的成绩并不差,证明自己不需要那么多的解释,只需要实力。”他如是说。

高考结束后,张世昕并没有闲着。在训练之余,他还在做一点小兼职,带领来自澳大利亚的学生旅游团参观南京,全程纯英文交流,以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既要通晓澳洲俚语,也得通达南京的大街小巷。”对他而言,这算是又一个小挑战,但他乐在其中。

(大学生记者团 金明玉)

  

是颜值担当,更是努力的代言人——记公务学院2017级新生宋晓萌

辩论赛里的“常驻”最佳辩手,队里的颜值担当,公务学院2017级新生宋晓萌的标签有很多。用“拿奖拿到手软”来形容她最合适不过:合肥市初中组辩论赛一等奖、升入高中又得到高中组辩论赛一等奖,安徽省国际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最佳风采奖,代表河南省参加复旦中学生国际模拟联合国大会,获得最佳气场奖。辩论演讲的良好基础,也让她在主持方面获得了安徽省金话筒主持人特等奖。从小到大,宋晓萌在辩论、演讲、主持上拿遍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奖项,而这些奖项的背后,用她自己的话说,却是“一把辛酸泪”。

初中第一次接触辩论赛的时候,她就被折磨得不轻。辩论要求的是辩手更高的思维活跃度和更快的反应速度,她费尽心力字斟句酌的稿子却被老师直接否定,模拟辩论的结果也不尽人意,于是再写,再被驳回,不停地修改,熬夜成了家常便饭。每次辩题下来以后的午休时间,都是小组成员讨论对策研究辩题的时候,来不及休息,下午仍然要正常上课。比赛前被废掉的立论摞起来有5厘米之厚,这些努力和付出,都是为了让自己不后悔,至少比赛结束以后可以坦然地说,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可能做到能力范围内的最好了。所以从校内的层层选拔,到市辩论赛初赛、复赛、半决赛、决赛的过五关斩六将,再到最后站在第一名的领奖台上,宋晓萌内心非常很平静,因为她知道,这个奖杯后面是整个团队太多太多的付出。她始终记得自己屡遭挫折想要放弃的时候,语文老师对她说的:“你还没有走到最后,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你还没有看到结果,怎么就知道它一定是不好的?”她不惧怕面对挑战,“既然当初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随便放弃。”宋晓萌如是说。

不满足于在辩论中取得的成绩,她还把目光转向了模拟联合国,“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但从不卑躬屈膝。能积极地参加政治,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在模拟联合国大会上,她要为了自己所代表的国家据理力争,实现利益最大化,这扩展了她的视野,让她的大局观和价值观更完善。

“模联是我一定会继续走下去的一条路,报考志愿的时候,我第一是看专业和学校,第二就是查这个学校有没有模联。希望来到大学以后自己能在南理工模联的平台上充实自己、完善自己、发展自己。”在她眼里,模联已经成为自己的信仰,同样在南理工的学姐徐婧寒,成为了她努力的方向,宋晓萌说:“希望有一天能和她一样,真的走进联合国,实现自己的梦想。”

(大学生记者团 金明玉)

在志愿服务中享受别样青春——记电光学院2017级新生尹骏烽

喜欢弹吉他,跳街舞,玩cosplay,从小到大成绩一直领先,尹骏烽是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会玩的学霸,但人惊讶的是,这位18岁的学霸,还默默地当了8年的志愿者。

从小学四年级,一直到高中毕业,尹骏烽一直都是无锡市志愿者协会里年龄最小的成员,他参加过各种各样的志愿者服务活动。文明指路、爱心义卖、关爱农民工服务活动,就连旅游,都会跑到爱心互助会为科尔沁草原的牧民学校小朋友捐书。在这个过程中,他在志愿中奉献,也在志愿中成长,当自己被别人需要,被别人信赖的时候,他觉得这是对自己工作的一种肯定,内心的成就感与愉悦感,是其他事情所不能带来的。

刚入会的时候因为年龄太小不能独立完成任务,他的父母就陪着他一起做志愿者,小小的身躯在一群大人当中显得很稚嫩,但做起事情来却绝对一丝不苟。无偿帮助他人,并得到他人的感谢时,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吃一点苦也就不算什么了。早早练成跆拳道黑带段位的他,在跆拳道实战、耐力训练里早就磨练出刻苦坚强的意志,并把这种不怕吃苦的精神带到了志愿服务活动中。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活动,是在高二寒假那年,一个名为“传递无锡爱,情暖回乡路”的无锡市志愿者活动,主要是协助春运,给归乡的农民工送早饭和姜茶,在车站举行娱乐活动,让大家猜灯谜,写新年愿望。当时有一位清洁工阿姨令他记忆尤深,因为她写的愿望是有关中国梦的,阿姨写道:“希望我们国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中国梦。”他想不到,一个普通人,做着一份再普通不过的工作,也会有这样广阔的视角和理想,这对他产生了很大的触动。他个人所做的志愿活动,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关心,用自己微薄力量帮助少数的人,但是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去这样做,团队的力量就会汇聚起来,一点点地改变整个社会。

除了参加各种志愿者活动,他的家庭还曾一对一资助贫困山区的学生,为其支付高中三年的学杂费,并时常与受资助学生通信。“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去帮助别人,是一种爱的传递。而你在帮助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帮助自己。”父母的行动和言语对他而言是一种支持的力量,让他更有信心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以一个平凡之人,微薄之力,让这个社会变的更好。

谈到对大学生活的畅想,他说:“之前在朋友圈看到学长学姐发的各种精彩的支教生活的照片,就很心动。”支教是他目前为止还没有尝试过的事情,如果上了大学以后有机会,他一定要尝试一下,把自己的知识、能力、经验分享给更多的人,帮助更多的人在思想和眼界上成长,这是志愿的一个新的层次,他希望在大学里好好提高自己,充实自己,让自己更优秀,努力发光发热,温暖更多的人。

(大学生记者团 金明玉)

兵器不只是兴趣,更是梦想——记机械学院2017级新生李泽乾

人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能够追寻自己的梦想,因为在这条追随梦想的道路上,他可以倾注自己最大的热情,以一种近乎享受的方式得到丰硕的回报。

机械工程学院2017级新生李泽乾同学,就是一个如此幸福的人。

军工,是他挥不去的追求。兵器,是他不曾暗淡过的梦想。

曾在东北当过兵的爷爷,在李泽乾成长的过程中便经常跟他聊起自己的往事——在珍宝岛的日子、越南打仗的战友,那一段充斥着炮火轰鸣、充满着激情的岁月,老兵们虽身在边疆,但却依旧心系祖国。这种军人的荣耀感和使命感,在李泽乾小小的心里种下了不会枯萎的种子。

而在南京军区服役、身为炮班通讯员的哥哥,更是经常会跟他说起自己服役时候的见闻,不时也会给他展示一些纪念的照片,这更使得他心中的种子茁壮成长为参天巨木。

他说:“我小时候在市区会经过驻军营房,还能隐约看见一些装备。那时候最喜欢伸着脖子往里看。小时候就觉得这些兵器好厉害,刚开始就想着当飞行员,亲自驾驶最先进的战斗机来保家卫国,不过后来因为眼睛近视,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梦想。但是我对兵器的热爱和兴趣从不曾消失,一直持续到现在。”

李泽乾最喜欢的书刊就是《兵器知识》了,他订阅这本杂志已有10年的时间,这让他对兵器的热爱愈演愈烈。在一期杂志上,他碰巧看到了南理工兵器博物馆的介绍,年幼的他就说:“我将来一定要去这所大学看看。”幸运的是,他的父母对他的兴趣和爱好提供了极大的支持,让他的逐梦之路更为平坦。

“全国开办兵器专业的学校不多,而南理工是全国第一。”他如此解释为什么要来这里,“这里就是我的第一志愿了,军工七子之一,这就很牛。更重要的是,我从小就很想来看看了,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从没有忘记。”

兵器不仅是他的兴趣,更是他的梦想,这样的幸运莫如说是一种幸福。“希望我将来在火炮方面取得成就,去研究所做一些有关火炮的研究,或者去军工企业当工程师。总之,在兵器这一方面,我一定要搞出成果,让自己、家人甚至国家都骄傲才行。”李泽乾如是说。

(大学生记者团 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