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穿空,惊涛拍岸——《苍茫大地》书评

《文学报》 2017727日 第8

  

在中国革命史上,雨花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庄严的丰碑,神圣的殿堂;而雨花台精神,更是闪耀的明灯,光辉的明镜。作家张新科历时两载,创作完成了这部取材于雨花台英烈的长篇小说《苍茫大地》。全书计5045万字,以雨花台烈士、我党历史上第一个留德博士,原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河南省委书记许包野事迹为原型,通过丰富鲜活的故事情节,塑造了一个心怀崇高信仰和民族大义、以天下为己任的革命者许子鹤的形象,还原了风雨如晦年代仁人志士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呈现出昂扬厚重的史诗品格。

《苍茫大地》笔法细腻,功底娴熟,秉持合理虚构能力和出色写实能力,体现出史实、战争、谍战、言情、悬疑、侦探诸元素的有机整合。小说在人物关系的设定和情节的构想方面力求繁复,往往多维交织,多而不乱,跌宕起伏,丝丝入扣;北伐战争、五卅运动、“四•一二”政变、国共合作、白色恐怖、抗日救亡、解放战争……种种历史事件和时政的变迁交互呈现,引人入胜。

小说开篇即引用法国作家大仲马名言:“为祖国而死,那是最美的命运,最值得的愿望啊!”画龙点睛地渲染出特有的阳刚之气和崇高之美。为了创造一个平等、自由和美好的理想社会,无数先驱者忠贞不渝,赴汤蹈火。主人公许子鹤出生于泰国华侨富商之家,以优秀成绩在家乡澄海上完小学中学,17岁考入北京大学数学系,在革命者恽长君、邓翰生影响下接受进步思想;后赴德国哥廷根大学留学,他在留学期间结识朱德并经其介绍入党,博士毕业即受命前往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掌握秘密战线工作方法。回国后他以上海大学教授身份从事革命活动,尽展其超群的谍战才华和严密的思维能力。许子鹤天资聪颖,过目成诵,文理兼通,心思绵密,堪称人中龙凤。因了信仰的力量和道义的召唤,他抛却荣华富贵,放弃远大前程,走上了一条荆棘与鲜花交织的不归路,成长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职业革命家。奔走于血雨腥风,许子鹤先后在上海、南京、河南等地担任中共地下组织领导人。他在大上海期间神出鬼没,多次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被法租界惊呼为“上海之狐”。许子鹤被捕后受尽酷刑,断然拒绝蒋介石的劝降,直至慷慨赴死。如是,从“皎皎白驹,其人如玉”的美少年,到谍海驰骋热血化碧的革命者,一代英豪气贯长虹,谱写出壮丽史诗。

在历史转折的重要关头,多少理想主义者不计个人得失,不畏艰难困苦,执著播撒救国救民的火种,抱诚守一,九死未悔。这让《苍茫大地》生成了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式的崇高美。值得一提的是,共产党人既具凛然大义铁血肝胆,也有深切的人性关怀和菩萨心肠。如在南京锄奸行动中,杀死敌侦缉队长吉键后,许子鹤马上赶到吉键家中向两位老人送了母鸡、点心和一笔钱,并告知吉键外出公干,好久不能回来,让老人不必挂牵;枪杀叛徒夏广泽时,许子鹤告诫部下必须等现场卖花的小姑娘走出咖啡馆几十米外才能开枪,因为不想让小姑娘看到她那个年龄不该看到的东西。这样体贴的细节,最是令人动容。

《苍茫大地》是红色传奇,也是文化小说,流荡着鲜明的人文气息,颇不乏地域风情和民俗色彩的展示。从《圣经》到孔子,从《伊利亚特》到裴多菲,书中都有熟稔自如的诗文援引。作者在中西文化时空中自由穿梭,行气如虹,文采斐然,叙事流程一如阪上走丸,读来不免沦肌浃髓。

  

《苍茫大地》,张新科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1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