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追求极致的道路上勇立潮头

校园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或是在科研领域数十年如一日不断攀登,实现一次又一次突破;或是在教学领域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培育了无数莘莘学子。作为共产党员,他们恪守心中的信仰,在自身所在领域内不懈追求极致,为广大师生树立了勇立潮头不断前行的榜样。让我们共同来认识这些优秀共产党员标兵——

  

王泽山:祖国的需要是我一生的追求

火药是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四大发明之一,但在近代几百年的时间里,我国的火炸药技术却一直落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63年来,一直致力于提升火炸药的性能,攻克了一系列军工难题,三次获得国家科技大奖,也让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诸多技术重新傲视全球。

选择最冷门专业 “国家需要的 都需要人去做”

1935年,王泽山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那时,日军已占领东北三省,成立了伪满洲国,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这10年日军统治下的童年生活,成为他一辈子最屈辱的记忆。

在读小学的时候,回家谈到我是伪满洲国人,我父亲悄悄地跟我说,不对,你是中国人,我们国家是中国。那个时候,我连自己是中国人都不知道。没有国家就没有我们,就做奴隶,被人欺负。怎么才能好?要有自己的国家,而且要富强,要强国。

不想作亡国奴,就必须强国,就必须有一个强大的国防,这一信念从小就在王泽山心里扎了根。1954年他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选择了一个当时学校最冷门的专业——火炸药。

大家不去考虑这些比较边角的专业,但我想既然是设立的重要专业,国家需要的,都需要人去做。

从此,国家需要成了王泽山毕生的追求,研究火炸药,也成了他的终身使命。火炸药是武器能源的核心,高性能的火炸药是提升导弹、火箭、火炮等武器弹道性能的先决条件。然而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内火炸药的生产和研究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前苏联援建。

跟踪仿制,走到那一条路上,永远是被人所制约的。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走在国际的前列,必须走在前面。

钻研20年国际难题终被攻克 “不完成不踏实”

上世纪80年代,王泽山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将这些具有很大安全隐患和环境风险的“危险品”,变成了二十多种畅销国内外的军用和民用产品,他也因此获得了199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90年代,他又钻研起怎么降低武器对环境温度敏感性的问题,并凭借这一在当时国际上难以攻克的尖端技术,获得了1996年唯一一项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那一年,他已经61岁。

“功成名就”后,已到退休年龄的王泽山又一头钻进了提高新一代武器远射程、高射速等火炸药的研究中。当时,美、英等多国科学家曾联合开展相关研究,最终由于无法突破技术瓶颈,研究被迫中断。但王泽山坚持了下来。

晚上睡觉要睡不着那是好的了,我就能想问题。就是只要有精神就在想。开始的思想指导是什么,自己要完成国家给予的使命,不完成我不踏实。

这个国际难题,王泽山钻研了20年。由于很多实验充满危险和挑战,必须在人烟稀少条件艰苦的野外进行,无论严寒酷暑,他都坚持深入一线亲自参加。

经不断创新实践,2016年,王泽山带领团队终于攻克了这一国际军械领域长期悬而未决的难题。通过实验验证,我国火炮在应用了他的技术后,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或最大发射过载有效降低25%以上,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火炮。82岁的王泽山也因此于2017年再次站上了国家科技奖励大会的领奖台,被大家称为“三冠王”。

82岁高龄 依然计划着下步工作

如今,已是82岁高龄的王泽山,依然在计划着下一步的工作。一辈子投身国防科研,他坦言除了能做火炸药研究这一件事,其他都不擅长。如今年轻的科研团队已成长起来,他并不希望年轻人像他一样,但希望他们能牢记国家的需要和科研工作者的使命。

王院士说:“他们代表时代的潮流,但我们希望,你做的事是有关国家重要的国防,国家富强的事。你做,就一定要做好,做得很突出,把事情越做越完美,这是国家需求。”(来源:央视新闻)

  

要让中国人研究的引信成为世界领先

——老军工人张合教授的情怀与理念

他是南理工灵巧引信国防创新团队带头人,名副其实的“专利达人”,先后获取国防发明专利50余项,江苏省第四届十大杰出专利发明人,作为第一完成人分别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和二等奖5项,今年又有一项通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初评,目前仍有受理的发明专利12项在审。

他是国内引信技术创新发展的引领者,在信息交联与精确定距、复杂硬目标侵彻、抗冲击激光探测和地磁姿态角探测领域的研究处于世界领先或先进水平。

他始终将国家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怀着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坚守在科研岗位上,为建设强大国防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他是南理工机械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合,一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老军工人。

“科研上的成败,总是由细节决定的”

1978年,刚考上大学的张合就读于原华东工程学院物理师资班,后凭借着出众的数理基础考入并取得引信技术专业硕士学位,从此与引信结下了不解之缘。1989年,张合师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陶宝祺院士,学习传感器与测量仪器的相关知识,并将传感器技术运用于引信的研究中,为后期发展灵巧引信奠定了基础。据张教授介绍,过去我们国家装备的常规弹药,对目标的毁伤能力主要由多发弹药的面杀伤决定,缺点是易造成弹药的大量使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国际军事环境的变化,现代武器对弹药精确打击、单发命中和毁伤能力的要求更高,而引信是决定弹药最终成本和价值的核心,炸点控制不准和哑弹(已经发射使用,但未爆炸的弹头)的出现会使弹药毁伤能力急剧下降,造成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巨大浪费。因此,对于科研工作而言,细节是决定成败的关键所在。一个新方案,从一次设计成功、到交付工厂小批量加工、样机性能测试到靶场试验、结果分析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目前团队的研究能力已把时间缩短到20天一个周期,每一步的细节管理是张教授花费大量时间完成的。过程工作张教授已放手给团队里的青年教师、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去完成,但他依然坚持全程跟进,绝不放过一丝出错的可能性。

1985年留校任教和1986年担任引信技术专业副主任起,张教授始终致力于将机电引信的用途扩展到更多方面:不仅应用于空爆杀伤、攻坚、磁爆、定点清除和非致命杀伤弹药等,还将研究成果转化往民用方向应用,依托无线能量信息交联实现军工技术转化的一个例子是,未来的民用照明可以不必在房间的墙壁和地板里打通管道,埋入电线,当人走进房间,通过脑机互联就能使无线能量传输给电灯使其在不打开开关的情况下自动亮起或熄灭。但是张教授坦言,要做好一件事,除了需要刻苦钻研,严谨的治学态度与团队精神是必不可少的,“我们不仅要实现这个目标,还要把它做精、做好,能够引领国际水平”。基于此种信念,张教授和他带领的团队花了整整十年时间,终于在信息交联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并由此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目前仍有多项型号项目在研。

“年轻人不为国家的发展做贡献是没有前途的”

据了解,张教授在博士研究生阶段修读的专业是测试计量技术及仪器,但后来却选择了从事军工方面的工作,问及原因,张教授回忆起了1999年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军轰炸的屈辱历史。“驻外大使馆和我国的领土一样,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是当时我国的国防力量还很薄弱,无法与美国抗衡。大使馆遭到轰炸以后,国家发现了国防力量发展的重要性,开始决定大力发展国防建设与军工产品的研发。”张教授自述道,这么多年来一直激励他勤勤恳恳地坚持军工科研的动力其实来自于肩上的责任——作为兵器研究人员,回想起自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这一段时期的中国,有责任对近代屈辱历史不再重现做出应有的贡献。

张教授说,国防强大的必要性所在,是不让中国成为像伊拉克和叙利亚那样充满战乱的国家,因为战争带来的最大伤害是对老百姓的伤害,只有我们国家掌握了具有威慑的“杀手锏”,才能真正保护国土安全。1995年,张教授作为高访赴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从事传感器与信号处理研究。这段经历对他的影响不可谓不深远:国外与国内迥然不同的管理体制培养了张教授强烈的责任心和民生意识,让他下定决心要将传感器技术更多地从民用转为军用,增强国防实力。这是老一辈军工人的理念,也应该成为新一代年轻人奋斗的目标。在张教授看来,年轻人如果不为国家的发展做贡献,那是没有前途的,只有以国家的发展为前提,个人的才华才能得以充分的展现。为了解决年轻一代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将更多的精力花在科学研究上,张教授曾亲自掏腰包支持青年教师在南京购买住房。“我跟他们说,啥时候有钱了啥时候还。”从兵器科学研究的长远发展来看,张教授希望优秀的学生能留在南理工进行深入学习,他说:“我们南理工的学生是很优秀也很有潜力的,并且南理工在引信技术领域这一块的研究和成就是全国最好的,因此我们自己优秀的学生一定要留下来,不要让他们受困于物质生活而失去为国家做贡献的机会。”这样一位关爱弟子的“严师慈父”,已经培养出了一大批引信领域的优秀人才,团队内部也拥有了十分强大的凝聚力,用张教授的话来说,这些人“撵都撵不走”。

入党32年,张教授曾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并于今年获评“共产党员标兵”,殊荣之下,他始终保持着对国家、单位、团队三者发展的忠诚,致力于培养青年学者淡泊名利、勇于奉献的品质,使他们能够接好兵器科学研究的班。张教授说:“一个人的心胸有多宽大,就能办多大的事。只有树立了一个大目标,明确研究方向,才能持续激励青年学者们。我们提倡年轻人淡泊名利并不是说希望他们不要追名逐利,这当中的‘度’是由带头人把握的,因此带头人要更多地奉献,起到标杆的作用。搞科研其实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一个项目的完成往往需要八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对贡献度有合理的测评,青年人的成长才有标尺,事业才能后继有人,中国梦才能变为现实。”

“完整人格的塑造需要理念与情怀的双重作用”

针对理工科学校人文气息不够浓厚的现象,张教授深表遗憾:人文与科技应该是互补的两大学科领域,在完整人格的塑造过程中,坚定的理念和独特的情怀应该是相辅相成的。虽然平常忙于学术研究、审批论文、参加研讨会,但张教授依然坚持每天阅读《南京日报》、《光明日报》,最喜欢看的是“凤凰网”的新闻。采访过程中他笑着说,学生时代他对历史十分痴迷,喜欢看《中国通史》、《二十四史》以及各类经典名著,现在由于工作繁忙,经常要花大量时间查阅文献,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阅读很多书籍,但不可否认的是,人文的熏陶在培养现代人的“曲线思维”、树立正确三观、培养高尚情操的过程中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张教授举了个例子,他曾经观察过,地铁和火车上低头玩手机的人群根据年龄层的划分有明显的差异:45岁以上的人群喜欢浏览新闻,关注时事,刚步入中年的人群更偏向于观看具有娱乐和消遣性质的小短片,而20岁左右的年轻人通常喜欢玩各种手机游戏,说明现在的新闻话题趣味性还不够,不能真正吸引年轻人。他提倡国家和社会要加强对年轻人人文素质的关注度,调整社会风气,对已经走上社会的年轻人还要进行继续教育,倡导终身学习,这样的倡议是有利于公民的人格塑造和社会的稳定发展的;此外,对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群而言,离开学校的过程也是一个将知识反馈于社会的过程,因此,大学应该成为一个引领者,创造合适的校园文化,丰富工科生的人品,这也是人文学科如何围绕“双一流”建设需要面对的问题。

古巴诗人、杰出的民族英雄何塞·马蒂曾说:“虚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光荣的人注视着祖国的事业。”时光荏苒,年轻时上过山,下过乡,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奉献过青春和热血的张教授如今已年近花甲,最令他感到自豪的是,在国家的历史上,留下了他和团队一起取得的骄人成就,在世界的科技前沿上,有中国人留下的脚印。而张教授所怀抱的那颗拳拳赤心,也必将留在他的学生和后人的口口相传里,成为激励一代代军工人不懈努力的力量源泉。(学生记者:孙恩惠)


把平凡的事做到极致就是不平凡

——访理学院徐慧玲教授

被评为理学院学生心中最喜爱的老师,所在支部被评为学校先进基层党支部,所在支部党日活动获学校优秀党日活动,她是学生心中的好老师,同事心中的好同志……下午4:50分,记者来到理学院7楼徐慧玲老师的办公室,她刚刚参加完博士生开题答辩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仍然有正在讨论的学生。

干净利落的短发,一条干练的红色连衣裙,说话声音洪亮,语速也很快。理学院数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理学院院长助理兼数学系党支部书记,一个个头衔背后也意味着多了一份责任。在刚刚结束的党员标兵的评选中,徐慧玲老师成功入选,得知记者来意,徐慧玲老师笑着说:“其实我做的都是自己分内的事情。”

前进的脚步从未停歇

“人的一生需要不断地完善自己和修炼自己。”这是徐慧玲老师曾经在一本书中看到的一句话,她很喜欢,经常拿来与学生分享,而她自己也一直这样要求自己。翻开徐老师的履历表,从一段段经历里可以看到她一直在挑战和突破自我。大学期间她担任系里的团支部书记,经常组织学生参加一些活动,为同学们服务,大三时就发展成为一名共产党员。1992年在南理工数学系读完四年的她留在了数学系办公室,负责宣传、组织、人事等工作。1996年考上了本校控制理论与应用方向的研究生,三年的研究生学习结束,19999月,她正式成为一名数学老师。2002年,徐老师再一次选择继续做一名学生攻读博士学位,2005年博士毕业,她的博士论文被评为2006年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

然而徐慧玲老师不断提升,追逐知识的脚步没有停歇。2006年她在东南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员,并获得中国博士后一等资助,2008年参与完成的《广义不确定系统的分析与综合》获得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09年前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员,两年后回国,主持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发表SCI论文30余篇。2013年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聘为会评专家。2014年获得江苏省青蓝工程中青年学术带头人称号。目前手头仍有正在主持研究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和国防预研基金项目。

从学生到行政工作者,从重返课堂读书到走上三尺讲台,不断重新做回学生,汲取新的专业知识。她在每一个职位上都尽力做到最好,先后被评为先进个人、优秀党支部书记、校董事会基金奖一等奖……回首一路的艰辛与不易,乐观的她却对记者说:“作为一名老师,最重要的就是教书育人,专业知识扎实是对老师的基本要求,所以我需要不断地去学习新的知识,再把新的方法和理念传授给学生。”

甘于奉献,从不求回报

“这次党员标兵的评选,是院里经过开会一致决定推选的徐老师,并不是她主动申报的。徐老师在得知此事后,仍然推脱。”理学院党委书记缪建红对记者说。虽然刚到理学院半年,但是徐老师已经让他“惊讶”过几次。在去年的优秀党员的评比中,人缘好的徐老师高票获得第一名,但是她却把这个殊荣给了年轻党员。年底的评优,被评选上的徐老师又一次把机会给了院里的年轻老师。将原本属于自己的荣誉给别人,徐老师在此之前就有过多次。“年轻的老师们还在成长阶段,他们更需要来自组织的鼓励和支持。”徐老师笑着说。

党支部书记的主要工作是组织党员们一起学习党的最新思想,组织党员们参与活动、研讨问题,“党支部书记做的都是良心活,可以说徐老师一直在为组织付出。对待任何事,徐老师总是保持着积极乐观的态度,系里有任何事,她都是冲在最前面。”缪书记对记者说。虽然没有回报,徐老师在这个岗位上保持着极大的工作热情。学校的党建工作会上,尹群书记提出“数学党建”概念,会后徐老师立即召集数学系的党员同志,并邀请一位专家参与“数学党建”研讨,虽然自己手头上仍然有课题和论文,但是徐老师仍然积极投入到“数学党建”的研究中去。“学校提出要开展‘数学党建’的工作,作为数学系的教授和党员,我有义务为数学学科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这也是一名数学老师义不容辞的责任。”徐老师认真地说。像以往一样,不谈补助和报酬,不计工作量,只要组织需要她,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主动承担。

当老师以来,徐老师经常接到同学们短信或电话上关于学业和生活的求助,即使自己工作再忙,徐老师都会耐心地找学生谈心。“数学分析和高等代数对于数学专业的大一新生是两门比较难的课,有些学生学起来感觉很吃力,个别学生很快就会放弃。”为了更好地帮助同学们,同时让党日活动更加有意义。作为数学系党支部书记的徐老师带领支部党员倡议建立数学学科的学业导师制度,让每个老师带一至两名学生,不仅帮助他们解决学业上的问题,也帮忙疏导心理上的问题。“如果能花一、两个小时,让学生开心地从我的办公室离开,我也会很开心。” 从细微处观察学生的需求,让学生能有一个“说的了话,交的了心”的地方,这对于默默奉献的徐老师来说就满足了。

精益求精,把工作做到极致

徐老师经常对学生说,做科研需要一根筋地往里面钻,在得出结果之前,要反复尝试各种可能的方法。对待工作和学生的学习,徐老师也保持着一贯的认真严谨。工作日程笔记是她每天都随身携带的物品,记录的习惯是工作以来一直就保持的,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列出当天要做的事情。“我本科时的科研训练就是跟随徐老师做的,有一次无意中看到徐老师的笔记本上记录着当天要做的事情,日程安排地满满当当,包括跟哪个师兄讨论哪些问题,徐老师对待工作的一丝不苟的精神,对我接下来的学习生活影响很大。”学生翟晓凯说。

在对待科研上徐老师一直认为选择做科研就是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有毅力钻研。由于徐老师的第一外语是俄语,在她攻读博士期间,需要阅读大量的英文文献,不懂的单词,她就起早贪黑地背,一边自学英语,一边看英文文献,写英文论文。正是这种坚持让她厚积薄发,国家基金项目一个接着一个申请成功,并顺利完成。

“徐老师是一个执着的完美主义者,她做一件事,一定是要做到极致,之前的公开课就让我很佩服。”缪书记说。去年徐老师被评为理学院学生心中最喜爱的老师,她的公开课也是年轻老师们观摩的对象。在一次公开课后,有老师向她提出建议,是否能将理论结合案例来讲述。虽然徐老师课上讲的理论一直鲜少有案例可以列举,但是徐老师虚心地接受了建议。用了一周的时间,向上过这门课的老师请教,与相关学科的老师探讨,最终将理论与案例实现了完美结合。“徐老师一直是我们青年教师学习的榜样,我八点到办公室,她已经到了,现在她还坚持上课、做科研、写文章。”理学院的年轻老师王海侠说。

对于学生发表的论文,徐老师也一直严格要求,达不到标准的不可以发表,达到标准也要经过反复修改再发表。“我只是希望学生用长远的目光来看待事情,发一篇低质量的论文确实不用费时费力,但是这对毕业和未来就业没有任何好处,这种浪费精力的事情,我是不鼓励学生去做的。”博二的薛晓娟目前有一篇论文正在修改, “保守估计已经修改了四五十次,不过还要继续修改,徐老师对发表的论文要求很高。”薛晓娟笑着说。不仅论文如此,对于学生的答辩PPT也是从内容到形式,反复修改。“答辩不仅仅是一个分数,我是希望学生每做一件事情都要注重细节,这对于他们将来工作也是有帮助。”徐老师说。

教生有方,学生心中的好老师

当老师以来,徐老师一直担任高等数学、线性代数等本科生公共基础课的教学,学生也由原来的每班120上升至160有时甚至高达190人。“我在课前会花很多时间熟悉教案和教材,尽量做到不看教案,列举一些实际的例子,这样和同学们的提问互动才会自然一些。”课堂上她鼓励大家动笔去计算,动脑去思考,并会走到台下对同学们进行指点,根据题目的难度来找同学回答,稍难的她会找主动举手的同学,而难度一般的题目,她会选择那些作业没有及时交的同学,做一个善意的提醒。

“徐老师平时上课比较严肃认真,但是给人感觉很亲切,上课思路清晰,对教学内容层层剖析,论证严密,每堂课听完,相关的知识点基本都能掌握,既很好地传授知识,又不枯燥乏味,整堂课的过渡都很自然。”大一的吕同学说。学生们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学习上都习惯于去找徐老师。“徐老师非常注重与同学们的交流,她觉得学生和老师的沟通不应该只停留在课堂上,及时与学生沟通,才可以快速解决问题。”学生翟晓凯说。

在徐老师那里,学生们不仅问题会得到解决,还会收获满满的正能量。“当初在选导师的时候,听徐老师讲话就觉得很精神、很干练,后来相处后觉得徐老师最大的特点就是充满正能量,做研究压力大,她经常开导和鼓励我们,所以我们课题组的学习氛围一直都很好。”薛晓娟是徐老师的第一批博士生,每周课题组都会开一次研讨会,徐老师要求大家在研讨会上汇报一周阅读的文献和自己的思考。“每一位老师带研究生的方法都不一样,我带研究生不仅注重他们在专业上的培养,也注重培养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所以我要求学生们每周做一次汇报,不仅要让内行人听得懂,也要能让外行人听得明白。”徐老师说。

看似平凡的点滴,汇聚起来成就了徐老师不平凡。生活中大多数的事是平凡的,但是像徐老师这样把每一件平凡的事做到极致,也是难能可贵。她二十几年如一日地在工作岗位上保持着敬业和奉献精神,不计得失,不求回报;她爱生如子,对每一位需要的她的学生都关怀备至,悉心呵护。即将临近暑假,徐老师手头的科研项目还在继续,假期她还将和数学系领导前往上海复旦、交大等大学调研,协助数学系完成2018版教学大纲的修订工作。 “我认为作为一名老师的成功,就是学生在毕业后会怀念跟我在一起学习的时光。”徐老师最后笑着说。(学生记者:嵇苏婷)

  

张树鹏:做一名信守诺言的高校青年教师党员

张树鹏,有机化学理学博士,材料学博士后,新加坡国立大学国家公派访问学者,硕士生导师,化学系党支部书记,入选校“卓越计划”“紫金之星”。曾获校青年教师过教学关试讲竞赛优秀奖;第七届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一等奖;青年教师进步奖;教学成果二等奖1项;多次指导本科生参加江苏省化学化工实验竞赛获得一等奖。近年来,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江苏省自然科学基金,中国博士后基金、教改课题在内的项目10余项,指导国家级大学生科研训练计划项目2项,以第一作者及通讯作者发表SCI学术论文20篇,包括封面、封底论文各1篇,以第一发明人申请中国发明专利15项,已授权8项。

段子手:笑着笑着,“顺便”就把知识点讲了

张树鹏说,师生关系建立之初,是存在陌生感的。不能因为简单的师生定位,而“迫使”学生认真听课。教师的主体是人,应该在一个积极的氛围里进行教与学活动。师生间的真挚情感在教与学的过程中,所创设的和谐软环境能营造一种“支持型气氛”。互相信任、体谅与尊重将进一步激发学生学习的正能量,成倍增进教学效果。所以,上讲台之前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怎样让学生对一个陌生人讲课内容感兴趣,愿意听。这是学会的基础。

有机化学课本中,只有几页的绪论,他做了近百页的PPT,内容涵盖生活感悟、有机化学发展史及全书知识点构架等。他以“大二了,我们该做些什么呢?”为主旨,通过鲜活的例子让学生理解:知识的重要,学习的迫切,社会的竞争,生活的多彩;化学发展史让同学们从对科学家的崇拜转为对科学的热爱。

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研究成果日新月异。科研反哺教学是共识,更是提高教学效果的重要手段。大学课本大多只是介绍原理,更多知识来自课本外。那讲什么呢?张树鹏说,讲浅了,学生觉得小儿科,靠自学就行,对课堂没期待;讲深了,学生听不懂,没互动,课堂就变成了老师的独角戏,学生除了收获崇拜,没剩下任何东西。

张树鹏下大功夫备课,严挑细选一些科研成果带到课堂。例如,石墨烯因其卓越的物化性质,受到全世界研究者广泛关注。氧化石墨烯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前驱体,在其表面富含有丰富的醚氧键、羟基及羧基等含氧功能基团。张树鹏引导学生思考:运用学过的有机合成知识如何对其进行功能化呢?

由生活知识带入,是张树鹏把课上得有声有色的方法之一。在讲到“醛和酮”的章节时,张树鹏没有先写分子式,而从新装修房子的异味说起,说起了油漆、家俱、墙体、地砖等散发出的气味。这种无色有刺激性的气味是甲醛。它可以诱发癌症。当同学们听得入神时,张树鹏讲到了醛的知识点。醛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有机原料,即使是甲醛,也可以聚合成为誉为“赛钢”的聚甲醛,可应用于多个领域。临下课,张树鹏还用了3分钟时间,给大家讲了装修选材的小窍门和装修入住前的注意事项。当天课后,不少同学给家长打电话,说了课上学的这些知识。

张树鹏说,刚进校时,董伟教授是自己的教学开蒙老师。作为行业内知名专家,董教授对于备课、上课认真负责的做法深深影响着他。学院分管教学工作的副院长钟秦教授是国家级教学名师,对于青年教师的讲课要求更高。钟秦教授听青年教师的课后,会对各方面仔细点评,大到课堂内容安排的逻辑性,带入知识点的技巧,小到讲课的手势和声音语调,钟教授都“抠”得很细。在参加讲课竞赛前,张树鹏总要带着课件,找钟教授把关。言辞虽然严厉,但处处体现着对他的殷切希望。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文艺男:当化学课遇上文艺元素

张树鹏是东北人,带着北方汉子的幽默。平时爱好相声、小品、演讲、唱歌。进入南理工以来,他就是多场晚会、文艺活动的常客。他还悄悄地把文艺才能用到了课堂上。

张树鹏发觉,第三大节课时学生的注意力有些下降,一是连着上了几节课很疲劳,二是饿。这时,他就会在小课间抛个“福利”——有时是笑话、有时是绕口令,学生们经常能开怀大笑。还没等练熟,还真的不睏了!

在张树鹏的手中,教室内多媒体设备除了在课堂上用来播放课件外,还有音乐欣赏的功能。从《敢问路在何方》、《我爱北京天安门》到经典的钢琴曲都有,张树鹏在上课前,都会选好几首音乐视频带过来。有次课间,教室里响起了周杰伦的歌,学生小蔡耳朵一亮,昨天给张老师邮箱刚写了信,说是希望来几首周杰伦的,今天老师就采取了他的建议。师生相视一笑,这个小秘密甜甜在心。

张树鹏的幽默是不经意间露出的,哪怕是在课堂上,他的小幽默也会和知识点一起蹦出来。在讲到卤代烃的SN2亲核取代反应时,亲核试剂从碳卤键背后进攻,才能有效进行反应。但当亲核试剂体积较大的时候,两种物质很难接近,反应速度就大幅降低了。张树鹏说,自己找工作时,好多人把公司的HR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根本进不去,只能最后一个面谈。为啥?因为有点胖,导致空间位阻太大了。

听着不累、能听懂、会讲和专业有关的笑话、绝对属于我喜欢的类型的……这些是网上评教环节,学生给张树鹏的评价。张树鹏的化学课活色生香。

大鹏哥:和学生一起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是张树鹏给自己和科研小组的学生们在网易开的博客。博客中,更新着已经毕业的学生和现在在校的学生的科研动态、活动相册,最热闹的就是师兄弟们的交流互动。“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在我生命的每个角落为我静静开着。”博客封面上的这句话,读来淡淡清香,品来意味深长。

张树鹏说,博士毕业进校工作7年来,他经常把自己当成学生的同龄人来思考和学生相处的问题,希望做到“一日为师,终身为兄”的理想状态。眼下,他迈出了扎实的第一步——他成了学生最喜欢的“大鹏哥”。

选专业怎么选?考研还是出国?女朋友不理我了,怎么办?……类似这样或严肃、或“奇葩”的问题,经常“涌”到张树鹏的邮箱或QQ。除了线上回复外,张树鹏还利用当班导师的活动机会,邀请知名教授、优秀教师和同学们面对面交流。

他是段子手,是文艺达人,是学生最喜欢的大鹏哥,他也是学校普通的一名“青椒”。他也有很多“青椒”的小烦恼。申请科研项目、评职称、写论文、备课、上课。在完成教学工作量的同时要兼顾自己的科研进展,时间不够用;有了小家庭,有了孩子后,兼顾工作和家庭的问题;在忙碌的工作、家庭之余,怎样有点儿自己的爱好……

但张树鹏应对这些小烦恼的妙招只有一个:想着自己是众多青年教师中的一员,和大家一起为培养家长满意、社会满意的学生而努力,同时又在朝着自己的理想步步前行。努力很辛苦,但终究是一件美好的事,因为沿途美丽的风景和取得进步的快乐令人享受。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挂在嘴边更多的是对师长、朋友及学生对他的帮助和支持的感谢。他说,我是青椒,我要和我的学生一起,记录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张树鹏说,南理工是个和谐幸福的大家庭,也是教师理想起航的地方。身为高校教师,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都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要我们用爱心与责任心来精心浇灌,就一定能收获累累硕果。学生们都喜欢称呼我为“大鹏哥”,几年过后,在和学生们的年龄差距逐渐增大后,我这个“大鹏哥”已不再年轻。但是,奉献教育,帮助学生快乐成长的信念不会老去。因为,我不仅是一名教师,更是一名信守诺言的高校党员。(记者:葛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