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二月兰般优雅——南京理工大学部分女教师剪影


在南京理工大学校园,有这样一群女教师,她们有学者的严谨,有师者的博爱,更有女性的精致。在科学研究上,她们敢为人先,独树一帜;在讲台上,她们诲人不倦,精心育才;在生活中,她们独立又温柔,知性优雅。她们,在校园里犹如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演奏着曼妙的人生乐章。

  

一位教育工作者的“美丽人生”

――记全国教学名师我校自动化学院吴晓蓓教授

她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巾帼建功”标兵,但在同事眼中,她只是个和蔼的女性,在学生眼里,她是个可敬的老师。她就是08年江苏省教学名师、我校自动化学院博士生导师吴晓蓓教授。她在自己的教学领域,尽情发挥,使这个舞台上到处充满着美。

教书之美

30年来,她把三尺讲台当作人生舞台,尽情地展示了自己的美。

自动化学院的大四学生常志远,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吴老师给他们上的第一堂控制理论课。吴老师用一个小小动作,例如取桌上的一串钥匙说起,告诉大家其中包括几个控制过程。当吴老师从这件小事中讲述了控制的三个要素时,他立即对课程充满了兴趣。

大家在开始的时候,都觉得挺难的,但是吴老师规定,作业一定要全部做并全部上交。就是这样严格的要求,同学们慢慢习惯了,并在后续一些课程的学习中也受益匪浅。她常从最新的会议论文、媒体报道以及期刊杂志中选择一些先进案例,补充到她的教学内容中,来弥补教材上案例陈旧和雷同的不足。

吴老师特别注重教学过程,注意讲究教学方法,除了重点难点知识的讲解,一门课程的开头和结尾,一个章节的前言和总结,课程体系等等都是她教学的重点。吴老师在教学的形式上也常常出新,对于那些只要让学生了解基本方法和思路的内容,有时采取只讲引言,将问题提出来,中间部分组织学生通过查阅参考书、网络课程、组织他们讨论、课外自学、甚至学生上讲台等多种形式来学习。

作为精品课程《控制工程基础》建设的负责人,她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多年来无论其它的事有多忙,身为教师,吴老师一直坚持讲授这门课,并坚持进行教育教学的改革,长期的积累和辛勤的努力,吴老师对这门课驾轻就熟。在她看来教学就是她的自动控制系统,教学效果是目标,学生是对象,教学的各个环节是控制方法,而学生的作业、提问甚至上课的眼神就是她的检测环节,她自己则是这个系统中的决策机构,实时地调整控制方法以达到最佳的控制效果……

育人之美

吴老师热爱并且用心地去做教师这个职业,在教给学生知识的同时,更教会学生怎样做人。

傅质馨,吴老师的硕博连读生,曾经担任培优班的助教。她说,平日里说话柔柔的吴老师,一站到讲台上,声音也变得洪亮起来。吴老师说这是一种职业的本能,上了讲台就好像形成了条件反射,浑身都是劲。

她总是利用自己接触和了解到的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讲给学生听,鼓励他们积极要求进步,正确面对社会,认真规划人生,做对国家、对家庭、对自己都负责任和都有用的人。在课堂上,她也时常的推荐和介绍有关立志和提高学生修养和品味的书籍或警句,比如哈佛大学自习教室墙上的训词,岳麓书院学规等等,以激励学生的自信和自强。

她带的学生都喜欢和吴老师聊天,吴老师的办公室,是大家最喜爱去的地方,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吴老师像妈妈一样,任何事情,无论是学习上的事情,还是自己的私事,都能沟通出灵感来。学生们说,和吴老师沟通是一种享受。在讨论业务时她能深入浅出,化繁为简,在谈及生活时,她又是那样乐观和慈祥。

在她的影响下她带的学生也纷纷从事教育工作,刚毕业到上海科技大学任教的王佳博士在辞行时对老师说:“您放心,我一定争取做个像你一样的好老师!”

修身之美

吴老师的做人很“朴素”。她常说做人朴素就好,乍一听还不太理解,其实就是说做人最重要的实际上是最基本,甚至是最底线的素质和品行在起作用。为人谦虚、正派、忠厚、老实;做事认真、踏实、勤奋、努力;遇难机智、勇敢、坚定、顽强……

她说做好一个老师,最重要的是自身品性好,素质高。她常常问自己:“自己是否具备时代要求的教师素质?”“自己的教学是否符合教育教学规律?”“自己的教学是否是学生满意的?”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吴老师却认为是最重要的,且时刻提醒对照检查并不断提高。她认为教师只有不断地提高自身水平,才能最终教好学生,虽然讲台是舞台,但在这个舞台上教师应该是一个写实的正面形象,应该是修身正己传道授业的表率,来不得半点虚假和伪装。

正是因为这样的知足心态和朴素做人的原则,经过多年的努力,她带出了一支出色的教学团队,她负责的“自动控制课群”获得“省高校优秀课群”,她所在的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成为国家特色专业建设点,在学校近五年的教学质量考核中,学生对她教学情况表示满意和较满意的总是居学校前列。

为了提高自身的教育教学水平,吴老师除了关注自动化学科的发展外,同样关注先进的教育教学思想和方法,先进的教育理论。

在她的书架上,摆放着不少有关教育科学的中外著作,她的生活就是一个优秀教育工作者的美丽人生。

  

不仅要会读书,也要懂得生活

――记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获得者、教育实验学院院长车文荃教授

我校教育实验学院常务副院长车文荃教授是第五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获奖者。站在中国青年女科学家颁奖台上。台上的她,淡定平和。她说:“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没有这些,我将一事无成。”

成功不是因为聪明,而是因为坚持

“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我想做点什么”。2004年,从香港城市大学攻读博士回校工作的车文荃教授,到医院探望一位老师。那是她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癌症病人,走进病房,看到他因为肝癌而变得痛苦和完全变形的身躯,车教授的心里特别难受。

从此以后,除了继续原来在平面集成波导技术的研究,车教授又开始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微波在医学肿瘤治疗方面的应用基础研究。

万事开头难,更何况当时国内这个方向的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车教授就从阅读、查找国内外相关资料开始做起。就像她欣赏的《晏子春秋》里“为者常成,行者常至”这句话,她相信只要坚持,就能有收获。

现在,经过跟医生和医疗公司的多次沟通,车教授他们已经开始了治疗仪器的研制,同时也开展了生物参数的适时测量以及生物组织热场分析,这个研究方向目前也成为他们的主要研究方向,正在和广州第一附属医院合作。

车教授认为,做科学研究,一定要能耐得住寂寞。2004年回国后,车教授就经历了三年的沉寂期。她说,期间也曾经犹豫过,但是,她坚信自己的方向是对的。果然,到了20072008年,车教授迎来了自己的爆发期。近几年中,她的学术论文和科研成果都取得了较大的收获,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SCIE收录文章30多篇,申请了4项发明专利,获得4项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并在2007年,以洪堡学者的身份赴慕尼黑工业大学从事一年的合作研究。

遇到车教授,是我们的福气

车教授的研究生们经常对学弟、学妹们自豪地说:“看一个导师,不是要看他有多少项目,有多少钱,关键看他是否愿意帮你。遇到车教授,是我们的福气。”

车教授的同事姚平老师说,“在教学方面她的一些做法很有特色”。姚老师说,他们专业的特色就是公式多、方程多,比较艰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往往感觉很枯燥。车教授采用双语教学,并结合自己在国际交流过程中的一些体会,把一些基本概念和学术前沿结合起来,学生们学起来就很有兴趣、有动力。

车教授还经常创造机会让学生们多和学术大师交流。研究生常玉梅记得,有一次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吴柯院士来南京开国际微波会议,车教授带着学生们去向他请教,因为有平时的锻炼作为基础,同学们和吴院士的沟通非常顺利。

研究生王湛娴刚来课题组时,不是很自信。车教授鼓励她,动手能力强、语言沟通能力不错都是她的优点。经过两年的锻炼,王湛娴变得自信了。在今年整个社会就业形势不好的情况下,她在和一些名校学生共同竞争一个就业名额时脱颖而出,被上海华为录取。

对于自己的学生,只要有可能,她都热心相助。有一次王湛娴参加一个专业年会,在和车教授通邮件时,她不经意间说出有个设备还没有着落。第二天,她就接到了远在德国的车老师的电话,说是设备已经联系好了,让她直接去取。

我希望自己是个有女人味的人

第一眼看到她,觉得和想象中的女科学家一点都不一样,知性,然而妩媚。长发及肩,一件烟灰色薄毛衣,黑色长裤,虽然简单,但很有味道。说话声音软软的,很温柔。

“我觉得人应该分清自己的角色定位,在工作领域,我会尽量忘记自己是个女人,像男性一样工作,但在工作之外,我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中性人,甚至男性化。女人就应该有女人的样子。”就像她经常告诉学生们的那样,人不能只会读书和做研究,也应该懂得生活。

生活中,她也喜欢打扮,喜欢漂亮衣服,喜欢一些时尚的东西。她还经常和学生一起唱歌、打球,有空的时候,带着儿子外出游玩。在学生们的眼中,车教授就是他们的“大姐姐”。在儿子心目中,她更像朋友一样,“我不喜欢教训他,希望给他宽松的空间,用积极的一面给他好的榜样。”

车教授从小就很喜欢文学,一直到现在,读散文和小说就是她闲时最大的爱好。她说,亲近文学,不仅可以调剂生活,让生活变得更有声有色,同时也让自己善于描述,善于组织,善于归纳总结,这些都是科学研究中必不可少的能力。

有人说,做女人难,做女科学家更难。对于车教授来说,她既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又在科研之路上取得了非凡成果。提起自己的家庭,车教授充满感情地说,“自己有个令人感动的家庭,先生及其全家都全力支持我在科学探索路上的不断攀登。”她说,“没有他们的理解和无私付出,就没有今天的自己。”

  

把自由探索精神种在学生心田

——记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化工学院周敏教授

作为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南京理工大学“紫金学者”特聘教授,化工学院周敏教授,有着令人羡慕的科研履历:博士与博士后分别师从剑桥与牛津的两位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先后担任剑桥大学化学系质谱实验室主任和牛津大学化学系蛋白质组学主管,在国际一流刊物发表学术论文30多篇……然而,当她同记者谈起教学,谈起自己课堂上那些本科生的奇思妙想,周敏流露出的那种快乐与专注,绝不亚于谈到她心爱的科研项目。

“脑洞开得更大一点”

周敏现在给本科生开了一门学科前沿课程——《探索生命的测量》,因为她的研究就是通过最先进的质谱仪器来了解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获得它们在生物体调控中的作用。“质谱的功能就是来测量分子的质量,就像一个天平,我们的目的是使用这个工具来了解出生命的奥秘。”周敏说,“给本科生开这门课,希望他们能开阔思路,建立起学科交叉的观念:比如说学生物的不要仅仅局限于传统生物手段,而学分析的不光只是做分析分析方法,而是把不同学科的方法更好地结合起来。将来他们不管是从事科研还是其他工作岗位,思想上能够更活跃一点,用年轻人的话说是,‘脑洞开得更大一点’”。

在本科生课堂上,周敏会在课间播放一些相关领域的最新进展科学视频,一方面开拓大家的思路,同时也调节一下课堂的氛围。有一次,她播放的视频是麻省理工学院一位教授利用噬菌体表面展示技术,利用光能依靠特殊的蛋白质复合物把水分解为氢气和氧气。课堂上正好有一些材料专业的学生,他们被此内容深深打动,因为这些内容和传统的材料学课程大相径庭,有两个学生甚至在课下直接找到周敏,表达了想做类似的研究的愿望。面对他们渴求的眼光,周敏同意了他们可以参加课题组的科研活动。

其中一位学生,在实验室里对周敏说:“我想研究怎么样让神经传导得更快。”实验室里的研究生听到这个“异想天开”的研究题目,说:“老师,他这个题目太离谱了,他应该做更脚踏实地一点的工作。”然而周敏却对这位同学说:“我不觉得这个想法很离谱,你应该有你的科学梦想。但是你可以把这个问题分解下来,首先要知道神经信号是怎么传导的?在神经传导的过程中,限制它速度的是哪一步?在每一步上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周敏认为,作为老师最重要的是要激发学生内在的好奇心。“任何一门技术或者一个领域,你向他们介绍以后,如果能激发起他们自发的探索,那才是最好的教育。其实学生的潜力是无穷的,他们学习的能力也很强,老师更多的是一个引导作用。”

给本科生开设学科前沿课程可以说是周敏的一个探索。她很喜欢站在讲台上的感觉,“台下一双双紧紧盯着你的发亮的黑眼睛可以给你无穷的动力”。

做实验永远不要怕失败

2013年回国工作,周敏就开始带研究生了。对比在英国的研究生,她的感受是:英国的学生在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就比较主动一点,主动探索的精神更多。而国内学生有点依赖性,他们会希望老师给指点好,在开始的时候需要老师来推他们一把,上道了以后,他们的基础要比英国的学生更扎实一些。

怕犯错误是中国学生最大的特点。因此,她常常向学生强调,“做实验是要允许失败、允许犯错误的。做科研本身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如果不允许摔跟头就根本没有办法前进了。”

为了让研究生能够放手做实验,她也想出不少点子。在实验过程中,周敏会问他们问题,比如:目前有了这些进展,下一步打算怎么做?而学生的反馈,不管是对还是错,只要不是特别离谱的,她都会让他们放手去做。“他们自己去做了以后,有时候就会来跟我说,我觉得这个方法不太好,需要修正一下。”周敏笑着说,让他们自己发现错误比老师直接指出来对他们帮助更大。

此外,他们经常开小组讨论会,不管是讲文献还是讲实验结果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问题,她会停到下来问大家,然后大家自由发言,进行头脑风暴。有时候即使她脑子里有一个标准答案,但是她也不说出来。

“有时候,学生自己想出来方案比别人告诉他们的要好得多。南理工的学生本身都有很好的科研探索精神,最怕的就是老师把那种太固定的科研模式套在学生头上,对他们说‘你就要这样做。我告诉你结果是什么样子,你做不到就是错的。’”周敏说。

探索精神要从苗苗抓起

很多大一新生认识周敏,是在今年的开学典礼上,她作为教师代表向新生寄语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说,作为大学生,第一,要爱自己的父母。其次,要多读书,读很多很多书。第三,会合理利用新技术,玩转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提高学习生产力。第四,要行万里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拥有专注力。要会不断思考自己想做什么,该做什么,明确目标,并为此付出努力。

“大一其实是非常关键的。很多同学终于到了自己梦想中的大学了,对于接下来该干什么就感到迷茫了。但这其实非常危险,因为一迷茫可能四年就过去了。”她说,如果条件允许,希望从明年开始可以给大一学生开一门新生研讨课。

“科学探索精神要从苗苗开始抓起。希望有更多的海归老师,从大学生进校一开始就能够培养他们树立这种自由探索的精神。我不希望一开始老师就给他们一个程式——‘这个结果就是对的,那个结果就是错的。’实验得到的不是预想的结果,而这才是科研变得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她说。

  

我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访我校自动化学院教授董怡

“我当初选择的路不一定是最正确的,但是这条路让我坚持走了下来,我想这应该是最适合我的一条路。” 董怡坐在自动化学院的办公室对记者说,此时窗外的阳光照进室内,她的红裙子显得格外的明亮。20157月,董怡以青年教授的身份被引进南理工,1987年出生的她那一年刚满28岁,2016年入选江苏省双创计划双创博士。

大大的眼睛,娃娃脸,如果不是稍显成熟的卷发,董怡走在校园里很可能会被误认为仍是一名正在读研的学生。2005年董怡来到南理工就读自动化专业,10年后又以教授的身份回归南理工,主要从事多智能体系统的协同合和非线性系统输出调节的研究。目前发表的相关文章被SCIEI共收录30多篇,其中控制领域顶级或主流期刊10余篇。董怡的桌上摆着几摞不同的资料,一摞是基础的课程教辅用书,方便随时查看,其他几摞都是厚厚的英文文献。

科研之路稳扎稳打

在申请到国外深造的大学时,董怡就了解到黄捷教授也是南理工杰出校友,千人计划的学者之一,黄教授的研究领域和自己本科的专业很对口,“我们当时的材料都是统一递交给招生办公室,再由各位教授自己挑选,真的很庆幸黄老师选择了我。” 作为一名刚毕业的本科生,董怡对于如何去做科研一无所知,所有的科研思路和习惯都是黄老师一点点教的。

刚去香港的前两年,黄老师先让她读数学书,控制书,做课后的数学习题,到了第三年进入真正研究再学习如何做研究,怎么找问题。黄老师身上有着老一辈科研人十年如一日的严谨和认真,永远是办公室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学生发表的每一篇论文都是一对一修改50遍以上,正是因为老师的以身作则,实验室学习氛围一直很好,董怡笑称她晚上10点离开实验室都是实验室走的最早的。董怡博士毕业时,已经在自动化专业的顶级期刊《Ac Automatic》发表了3篇论文,而在其他的SCI刊物也发表了几篇高质量论文。黄老师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上都教了我很多,我所得到的一切,都离不开黄老师对我的帮助。”董怡认真地说。

20142月,博士毕业的董怡,在黄老师的推荐下,来到了瑞典皇家理工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如果说黄老师是手把手地教,董怡的博士后导师胡晓明则是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和空间去自主做科研。在瑞典期间,每周董怡都会带着自己的问题去找老师讨论,针对研究提出自己的问题,寻找解决思路。在胡老师的帮助下,董怡最终找到解决问题的新方法,这个成果也让董怡2015年在中国自动化学会控制理论专业委员会举办的中国控制会议上获得关肇直提名奖。从160余篇顶级论文中脱颖而出进入前六名,再拿到一个提名奖,这无疑是对于董怡学术成果最高的肯定,而董怡只是沿着最初那份简单的想法——继续在专业上深造,一步步稳扎稳打地在科研上慢慢积蓄能力。

归国是最好的选择

董怡的导师一直是中国教授,在思维习惯上和西方学者相比还是略有不同,如果此时贸然选择西方国家也会不适应。一个人在外多年,家人希望她学成能早日回国,国内现在对于人才引进的力度加大,在各方面因素的博弈下,董怡最终决定还是回到国内。

因为青年教授的招聘计划,学校给了她很大的“特权”,没有其他的干扰,可以专心做科研。“做科研需要长期的坚持,看到院里有很多仍然坚持在一线做科研的老师们,对我的触动很大。”董怡坦言有时在遇到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时,每天甚至连做梦都在想,大脑要24小时运转不停机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

虽然刚回国不久,但在学生的培养方面,董怡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我的研究生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题,只要是他们做实验时需要的设备,在我的能力范围内都会给他们买。”有一位学生喜欢动手类的实验,董怡就为他买unicycle做路径跟踪规划;其他两位学生对理论类的比较感兴趣,董怡就给他们做理论上的指导,她的3个研二的学生都已经发表了一篇EI的论文,如果学生想出国,我会支持他们出去读书,毕竟我是走的这一条路,但是我尊重他们的选择,工作和科研都是不错的选择。

生活中,董怡说自己是一个注重“平衡”的人,住在校园里,上班和作息都规律,平时休闲的时候喜欢游泳、跑步、看看动画片。每次完成一个项目,董怡都会给自己一个短暂的放松,来一个短途旅行,拍美美的照片。“长时间处于紧绷的状态,工作也不会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