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讲台上的那些挺拔身影 ——南京理工大学部分男教师剪影


在南京理工大学校园,老师们对学生的爱是宽广无私的。他们言传身教,教给学生专业知识、从事科学研究的方法还有做人做事的方法。他们当中,有虽以严厉著称,却能收获全场掌声的老教师,有被赞“最接地气”的全国优秀教师,有带出了一批发表高水平SCI论文的本科生的老师,有玩摇滚和搞科研一样“时髦”老师。一起来认识一下吧——


从记住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做起――记自动化学院黄锦安教授


我校自动化学院黄锦安教授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做好一名教师,应该先从记住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做起。简单、朴实的一句话,蕴含着对教育事业浓厚的感情和强烈的责任心。作为一名教师,黄锦安老师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实践的。


学廿年余潜心钻教改

了解电路课程的都知道,该课程不同于工程科学直接为改造自然服务,而是解决科学物化为技术工程中产生的问题,是适用于电类及相关科学的应用基础理论,具有理论性强、难度大、内容多的特点。1983年,黄锦安老师开始独立承担电路课程教学任务,一干就是30年。30年来,黄锦安一直专心致力于该课程的教学,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又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改革思路,自己也成长为教研室的负责人,为他进行教育教学改革作好了充分准备。

黄锦安老师认为,对于工科学生,工程素养是必备的基本素质。近些年来,他和他的课题组结合人才培养目标,根据电路课程特点,从重铸学习的“指挥棒”入手,突出工程教育思想,加强过程控制,改革教学方法和考核方式,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实践。

在教学这个双向活动中,黄老师和他的课题组首先在教学观念上完成了从“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以课堂为中心、以教材为中心”到“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的转变。为此,从2000年开始,在开设电路课程的前一学期期末,黄老师主动联系教育班召集全体学生进行教学宣讲,主要内容是:对下学期学习电路课程“约法三章”,即按时完成作业、准时参加实验、及时完成实验报告;介绍该课程教学改革的实施方案;提出暑期自学前两章内容的要求。

几年来,通过包括上述改革在内的系列实践,黄老师和他的课题组取得了很好的研究成果:99248人,课程学习合格率达96%,其中优良率达46%00级本一班295人,课程学习合格率达92%,优良率达50%,本三班65人,课程学习合格率也达到70%。该项研究成果受到社会媒体关注,2002115日中国青年报以“重新打造高校教学‘指挥棒’”进行报道,予以肯定。

无怨悔甘为学生烧“心香”

上过黄老师的课的学生都知道,黄老师批作业很细致,不仅指出对错,而且还详细地注明该题错在了哪里。学校安排电路课程一般一周有两次,为了熟悉每一位学生,黄锦安老师坚持每周收两次作业,通过批改、登记,每个学生的名字在他脑海里至少要过两次,每次批改完后,他还将每个学生的作业情况逐一地记录,并根据他们交作业的准时情况、完成质量分别作不同符号标注。此外,他还通过课堂提问、邀请学生代表进行座谈,更进一步熟悉了每一个名字的具体面孔和性格。有些人认为,这样做有些繁琐费时,但黄老师说:“我们也是做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成才,既然每位家长把自己子女送到学校,那么我们就有责任和义务把每个学生都培养好。”

“我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即用心教好学生。”黄老师觉得身边很多老师都在用心做这件“简单的事”,自己只是他们中的一员。虽然黄老师这么说,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件“简单的事”用心做了20多年却并不简单,在此过程中,黄老师也付出了许多代价:为了准确地了解每位学生的学习情况,黄老师每次为200多名学生批改附加作业时,均要工作至深夜一、两点钟,即使在患腰椎间盘突出症严重疼痛时,也不例外;在他母亲病重弥留之际,他依然一丝不苟地坚持在课堂,清晰的思路、工整的板书,掩饰着他内心的痛苦和悲伤,也述说着他用对事业的那份大爱的执著;在期末复习备考的时候,他顾不得为同样需要自己辅导的孩子“开小灶”,却抽出个人休息时间耐心地为学习困难的同学们答疑解难……他的敬业精神与严谨作风,深深地感染了和教育了每一位同学,使他们真正体会到人格力量的魅力。为了感谢黄老师,他的学生每个新年都会寄来很多贺卡,其中有一份是这样写的:“谢谢您!在这短短的一学期中,您出色的授课水平,堂堂正正的为人表率,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次感谢您为我们付出的心血!”

淡名利愿作人梯助青年

黄锦安老师现在想的更多是建设一支高水平且具有积极性的电路课师资队伍。青年教师作为教师队伍的生力军,缺乏教学实践的磨练和教学经验的积累,对教育教学工作有个熟悉的过程,需要有经验的教师提供帮助。多年来,黄老师为帮助教研室的青年教师能够尽快地承担起教学重任,主动地担当起指导青年教师的任务。在他的组织和带动下,教研室有着良好的“传帮带”氛围,经常进行教学方法的交流和研讨,从教材内容的消化到教学进度的安排,从上课讲稿的准备到授课重点的讲解,从教学环节的把握到教学方法的研究,老教师毫无保留地传授经验,年轻教师虚心学习博采众长,每人都形成了各自的授课风格,学生也因此受益颇多。

黄老师获得过“国防科工委委属高校优秀教师”、江苏省“三育人”先进个人、“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江苏省教学名师”、“江苏省师德先进个人”、“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他主持参加的省级和校教育教学改革课题四项,获江苏省一类优秀课程一项、校优秀成果奖特等奖一项、二等奖两项;他主编出版的两本教材,其中“电路”获校优秀教材一等奖。

的确,与这堆奖状与证书相比,20036月的某一天也许对黄老师来说才是最深刻难忘的。那天,在自动化学院举行的2003届毕业生学位授予仪式上,当黄老师从出现在前台的那一刻,全体近300百学生不约而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在艺文馆多功能厅内经久不息……

  

三尺讲台展风采

――访全国优秀教师、电子工程与光电技术学院王建新教授

“我们所从事的教育工作是最光辉、最神圣、最值得骄傲的事业。我们以对大学精神无悔的坚守、对莘莘学子无私的大爱,不辱使命、不负重托。” “全国优秀教师”的王建新说。

王建新,电子工程与光电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高等学校“电工电子基础课程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长期主讲本科生课程“数字逻辑电路”和研究生课程“软件无线电技术”。近年来,他获得江苏省教学成果奖4项,今年主持的教学成果“立足工程教育,致力学生四大能力培养―电工电子课群教学改革与实践”被遴选为国家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讲台就是舞台

“数字逻辑电路”课程是电子信息、电气和自动化等专业类的专业基础课,对学生后续课程的学习以及实践能力的培养起着重要支撑作用。

王建新老师是“数字逻辑电路”课程负责人。多年来,他一直带领课程组全体教师,将理论教学和课内实验、综合实验、课程设计、EDA设计以及课外科技创新活动有机结合起来。

在王老师看来,想把课上好,就得把讲台当作舞台,学生是观众,老师就得当好导演和演员。

王建新说,自己上这门课已经二十多年了,内容早已谙熟于心,即使不备课,只要一站在讲台上,也是能讲的。但是上课,不仅是讲了就结束了,就完成任务了,关键在于讲的效果怎样,学生接受和理解的效果怎样。

“当导演”,说的是老师在课前要精心备课。王老师备课的仔细在课程组中是有口皆碑的。王建新把备课的过程理解为设计的过程――设计课程教学环节,哪个部分精讲,哪个部分一带而过,哪个部分设计互动提问,怎样把学生讲懂,甚至连哪个图表画在黑板的什么位置,都是提前备课备好的。

他的“二次备课法”颇受推崇。所谓“二次备课法”是指,第一次备课是在上课前一周左右,精心设计课程,45分钟或者90分钟的课堂,讲什么,怎么讲,板书怎么写,作业怎么安排。往往,一旦遇上学生不太容易理解的章节或者知识点,王老师总是多方查阅资料,多次推导演算,寻求学生最易接受的途径,这往往需要花费比课堂教学多得多的时间。

“当演员”是指老师上课时要情绪饱满、引人入胜,在语言表达上要吐字清晰、准确无误,讲解到抽象概念时,要联系生活中的例子,帮助学生理解。在讲单稳态触发器时,王老师便借用大家常见的,楼梯过道中使用较多的触摸灯来举例。没人触摸使用时,灯处于稳定状态,即熄灭状态,当有人触摸时,就触发了开关,灯亮了。随即几秒后,灯自动熄灭,进入稳定状态。

团队才是力量

王建新所在的电工电子教学实验中心承担着全校的相关学院的电工电子专业基础课教学。多年来,团队不断进行课程建设和教学团队建设,突出课程的基础性、实践性、延续性,及时吸收学科发展的最新研究成果,不断充实和动态更新教学内容,确保课程的发展性和先进性。他领衔教学的“数字逻辑电路”课程先后被遴选为国家精品课程和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电工电子教学团队”被评为江苏省优秀教学团队。

他的团队还不断进行教学研究与改革,建立“电子创新实验基地”,开展“电气信息类专业学生实践与创新能力培养”研究,进行“电子技术课程及实践环节教学模式改革”,研究并实施“电子与光电工程国际化人才培养模式”。近年来,他们获得了江苏省教学成果奖4项。今年他主持的教学成果“立足工程教育,致力学生四大能力培养―电工电子课群教学改革与实践”被遴选为国家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在学术上,王建新的严谨是出了名的,有时甚至严苛。在他看来,科学容不得半点马虎,哪怕是一个符号的书写都不能出差错。因为,老师的态度很可能影响学生的一生。如果老师在课堂上,对符号使用等看似“小节”的问题上不计较,那么学生将会把这种马虎带到今后的工作中。

王老师的同事花汉兵副教授说,王老师的这种严谨,给课程组的每一个同事立好了榜样。在多媒体课件的使用上,王老师经常和同事们一起探讨如何协调使用多媒体课件和传统板书,达到最佳课堂效果。王老师经常和他们“战斗在一起”,研究电路问题,研究怎样把教材中的某些知识点讲透。

课程组同事,我校2002级电光学院本科生班恬,2006年从我校本科毕业后,先后在东南大学、巴黎高等电信学院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后,于2012年底回校任教。全英文讲授《数字逻辑电路》课程。原版英文教材有近900页。在班恬第一次上讲台之前,王老师特地和班恬一起商量教材的选取,并指导他制定课程教学大纲。在试讲后,王老师直言不讳地指出了班恬需要改进的地方,如板书的条理性问题、语速过快、回顾上节内容和教授新内容的时间分配问题等。经过王老师的指导,两年的时间,班恬已经成长为一个85后“老”教师。

被赞“接地气”

在课程组同事们和学生们看来,王老师是最“接地气”的。

王老师长期从事专业基础课教学,指导学生创新实验,教学和实践环节来不得马虎。但工作之余的他,是个有心、有爱、有点潮流感的汉子。

电光学院中德国际培优班开班前,他会和授课的老师们一起讨论授课内容,还会一起商量,给德国学生安排什么文化活动。在跟我校参与交流的学生沟通时,王老师说了一句,“要多创意策划文化活动,向德国学生传递属于我们自己的‘正能量’。”“正能量”这词一出,王建新老师被他的学生大大地“点赞”,学生赞其“接地气”。

茶香漫漫,看他翻着课堂讲义,听他讲着他的讲课方法,讲他和学生的故事。王老师说,次站到讲台上,学生求知的眼神他无比的骄傲;每次批改学生试卷,看到那一张张书写工整、解题思路明晰、答题正确的卷面,那就是当老师最欣慰的时刻。

  

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

——记化工学院本科生优秀科研团队指导老师朱绪飞教授

有这样一个集体,他们因为公选课结缘,因为共同的科研爱好和志向而加入。他们“比学赶帮超”,硕果累累——

9名本科学生发表SCI英文论文11篇;分别免试北大、交大、浙大、南大等名校深造;

崇滨获得2015年度校长奖章,金融获得2016年度校长奖章;

杨瑞权、童红鑫免试保研浙江大学;崇滨免试保研北京大学;

2012级学生崇滨、汪洋发表3SCI论文,并获得2015年全国“挑战杯”二等奖;

2013级学生金融、陆红燕、陈诗依、杨鹏发表SCI论文6篇。这个团队获得工信部创新创业一等奖。

他们都来自朱绪飞教授的科研创新团队。朱绪飞,我校化工学院教授,获得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近几年带领团队发表SCI论文50余篇,其中一区的论文8篇,影响因子10.0以上的2篇。曾于2014年度和2010年度两次荣获“南京理工大学优秀教师称号”,两次荣获南京理工大学优秀班导师,2015年“我最喜爱的导师”荣誉称号,主持的素质教育课题“提高大学生素质教育实效性的探讨”获得教学成果二等奖。

想加入么?先实现一个目标!

一些学生希望加入朱老师的科研训练团队。面对学生的申请,朱老师的考核过程很简单也很特殊。说出一个目标,然后给自己一个期限,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这个目标。

这些目标可以是看多少文献,翻译多少外文资料;也可以是四六级考试取得550分,托福、雅思考试的成绩再进一步;甚至还可以是在1000米跑步成绩跑进多少秒之内,引体向上从5个提高到25个,或能在年级晚会上表演一次独唱……

朱教授说,这个考核方法看似简单,但考核内容却很多:有没有目标?为实现目标,是否有计划有步骤?是否能持之以恒?面对困难时的表现?能否按照节点,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通过观察学生“定目标到实现目标”的过程,可以看出学生的眼界、毅力、恒心、抗压能力等多种素质,而这些素质,恰恰是从事科学研究必不可少的。

2016届毕业生彭帝在考研去向敲定的第一时间给朱老师发来信息:我考研清华,最终调剂去中科大,跟千人计划导师做高温超导材料。您强调的“在路上”的精神、从小目标开始的精神、坚持梦想不懈奋斗的理念、六级500分、引体向上20个以上等等,全都让我受益匪浅。考研路上,每天都能看到您发到群里的消息,很是鼓舞人心!是您的教导让我萌生了想去清华的理想,虽略有遗憾,但沿途的汗水让我收获颇多。真心感谢您的教导和启发,谢谢您!

老师做什么?助立志、把方向、解疑惑和“抽鞭子”

朱绪飞教授说,我们团队的指导老师的角色定位是帮助学生树立志向、找准方向、解答学生遇到的瓶颈问题。除了这几个之外,“抽鞭子”也少不了。

“无志者,天才可归于庸碌;有志者,垄亩亦可飞鸿鹄。人无志,如树无根。”上过朱老师课的学生都对这段话耳熟能详。每次有新成员加入团队,朱老师总是要和学生促膝长谈,谈谈志向和目标。

朱老师还鼓励学生“立大志,做小事”。就是有了目标之后,不能只停留在有想法的层面,而是要从学习生活中的小事做起,把任务分解细化,确定了每个学期、每个学年的目标后,就要把行动落实到每一天。

15级教育实验学院学生赵思危就是这样“立大志,做小事”的学生。因为对科研的浓厚兴趣,他从教育实验学院加入了朱老师团队。在一次小组会上,朱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学生查阅关于“金属合金的阳极氧化”问题的相关文献。赵思危用两周的时间,查阅了50多篇中英文文献,并很快完成了阅读综述,提交给老师修改。

除了及时跟进了解每个学生的科研进展,解答难题之外,朱绪飞教授还花了很多精力“抽鞭子”,督促学生。“抽鞭子”之前,朱老师对每个同学都作了认真的了解,根据不同学生的不同性格,掌握督促技巧。每次例会,团队成员都要汇报下自己的研究进展,进展不明显的同学会被个别谈话,“比学赶超”的氛围浓厚。虽说经常“抽鞭子”,但朱老师一直秉持一个铁则,鞭子只抽在具体的问题和细节上,就事论事,越细越好。

遇到很active的老师是大学里最美好的事

曾获校特等奖学金,以第一作者发表SCI一区杂志Electromica Acta 学术论文、免试保研南京大学的陆红燕说,这个团队是收获知识,收获友情,收获师生情的地方。“遇到很active的老师是大学很美好的事。朱老师对我的帮助不仅仅是学术科研上,更多的是老师那种生活态度深深的影响着我。朱老师就像阳光,能赶走你心里的阴霾。是他教会我什么挫折失败都没关系,只要你还想站起来,你就一定能够站起来!”

保研上海交通大学高分子系的2013级学生杨鹏在期刊Materials Research Bulletin发表一篇SCI英文论文。他说,“朱老师对我的影响比较大,我刚开始有过想转专业的念头,因为刚开始对化学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但在听了朱老师的课之后,我就明白在任何一个领域任何一个专业能找到一种归属感和成就感也是可以的。另外,朱老师也给了我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指导,让我感觉他是一个良师益友,我非常荣幸遇到这样的一个老师。”

保研上海交通大学的陈诗依,在RSC Advances发表论文,获得美国数学建模竞赛二等奖。他用“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来评价朱绪飞老师这位科研道路上的领路人。

这个团队在科研训练中形成了“赶帮超”“比优秀”“既竞争又合作”的良好氛围。高水平论文的刊发、各类竞赛奖项接踵而来,这个团队用榜样的力量点燃了学弟学妹们参与科研训练的热情。目前,团队共有大二大三的8位同学奋斗“在路上”。一个个好消息也不断激励着学弟学妹们,今年硕士毕业的童红鑫同学获得浙江大学竺可桢奖学金;王戈同学获复旦大学优秀研究生;2014级和2015级的两位同学的论文相继被SCI二区期刊接受……

阳光的午后,朱绪飞教授收拾着资料去教研室的路上跟笔者说,“得天下英才而教之,让所有怀揣梦想的学子在南理工插上腾飞的翅膀,不亦乐乎!”

  

倪辰荫:在科研与音乐间“自由飞翔”

音乐和科研在许多人的眼中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领域。现实中,很少有人能够轻松驾驭两者。然而在南理工,却有一个人却可以在两者之间轻松切换,做到“自由飞翔”。在朋友的眼中,舞台上的倪辰荫是“浪打浪”和“重拍”乐队的鼓手,一件简单的白T,随着音乐的律动,自由地挥舞着手中的鼓棒。而实验室中的他,在记者到来之前,正与他的研究生们在认真讨论着编程的问题。

82年出生的倪辰荫目前是南理工电光学院的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激光超声及其在无损检测领域中的应用、激光与物质相互作用机理与测试技术。他本硕博分别就读于南理工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和光学工程专业。20112013年前往法国梅因大学激光超声实验室开展博士后研究工作。

张扬摇滚青年的个性

1995年,读初中的倪辰荫喜欢听各种音乐,尤其喜欢hippop等一些节奏感强的音乐。1998年上高中后,他开始正式接触架子鼓。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时代,欣赏音乐只能借助看录像带、听各种各样的磁带。“我清楚地记得,买的第一本《如何演奏架子鼓》的书是在新街口的新华书店。”这本书的封面是一张照片,从鼓手的位置看过去,就可以看到鼓是什么样子,翻开第一页就是详细介绍鼓的结构,每一个镲片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怎么样打怎么样用。对照着书中声音的描述,再看着封面的照片中打鼓的姿势,倪辰荫开始自学打鼓。和大多数高中生家长一样,对于倪辰荫想学架子鼓的愿望,家人都表示了反对,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倪辰荫学鼓的决心。

“其实高中的时候只能算是积攒经验,到了大学阶段才算真正开始入门了。”2001年考上南理工后,他用压岁钱给自己买了人生中第一架架子鼓,“那时候学校里很多人都不支持摇滚这种形式的音乐。”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代,倪辰荫调侃道。摇滚青年心中的小火苗并没有因此被浇灭,就像现在的年轻人会抽出业余时间去健身或是打网络游戏一样。那时候每天晚上九点半自习课结束之后,倪辰荫都会在寝室练一个小时的练习垫,每天如此雷打不动。没有合适的练习与演出场地,他就组地下乐队,自己排练,把活动范围扩大到学校之外。

倪辰荫组的第一支乐队叫Mr.Bones。乐队的吉他手童苏晖是他初中就相识的好友,之后二人又一起组建了BackbonesSaturday Life乐队。“年轻的时候喜欢争强好胜,爱挑选复杂一点的音乐来演奏,还总想着出风头。”2004年,他所在的重金属乐队Backbones在康师傅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中先后获得了南京第一,江苏省第一,全国东部第三,全国总决赛单项奖。这次比赛获得的成绩不仅让学校的老师对他刮目相看,也让他得到了台湾著名音乐人李宗盛的赏识,并诚邀他担任自己的录音师。

最终倪辰荫顺利地考上了南理工光学工程专业的硕博连读,放弃了当录音师的念头,而他的乐队仍然在国内玩得风生水起。2007年底BACKBONES乐队解散后,原来乐队的两个乐手和好友又组建了Saturday Life乐队,继续活跃在国内的摇滚乐坛。

成就梦想唯有不懈坚持

贝斯大师Victor Wooten是倪辰荫最欣赏的音乐人。在去法国做博士后之前,倪辰荫用四个月的时间在吉他中国论坛上翻译了Victor Wooten大师的《The music lesson》。这本书其实早有了中译的版本,但之前的译者由于不是音乐人士很多专业的名词无法准确地翻译,在朋友的鼓励下,2010年年底,倪辰荫决定重新翻译这本书。他利用晚上的休息时间,每天翻译24页,网上一共更新过65次,浏览量达5万多。“虽然那时候很忙,但是没想过放弃,我是那种一旦决定开始做一件事情就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凡是想成就梦想,唯有坚持不懈才可能实现。” 正是缘于这种沉下心来坚持做好每一件事情的信念,让倪辰荫能在今后的工作和音乐上都能得心应手。

“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即便是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也仍然会选择继续做科研。”倪辰荫坚定地说。虽然大学期间有不少的演出和排练任务,但整个大学期间倪辰荫也只缺过一节英语课。现在的他手头不仅有大量的在研项目,还担任着本科生的教学任务。 目前倪辰荫手头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项目和江苏省的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项目。时间紧任务重,经常需要晚上加班,但是他觉得这对于做科研的人来说是很平常的事儿。“就像我在法国做博士后期间,有一年的研究完全没有结果,其实做科研就是这样,它不可能完全朝着你既定的方向发展。” 做科研有时是需要有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行。而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音乐就是很好的调味剂,它为倪辰荫缓解了不少研究上的压力。现在的他虽然工作繁忙但仍然坚持每周练习两到三次,学校的电声乐团也在他的指导下,从2014年便开始在学校举办专场演出,规模也在逐年增加,获得同学们的一致好评。

倪辰荫很享受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觉,现在的他更喜欢人性化多一点的音乐。对于他来说,音乐是另一种语言,它可以跨越任何其他语言的障碍。读博期间,倪辰荫曾去法国交流。刚去的时候,他对法语一窍不通。“当时交的朋友分会说英语和不会说英语的两种。不会说英语的我们就用彼此的音乐来交流,也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倪辰荫笑着说。

“我从来不会觉得工作和爱好之间会有冲突。工作期间,我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而在业余时间里,我则会把时间花在练鼓和演出上面。” 倪辰荫对学生的要求也是如此。他支持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前提是考试必须要通过,他不会给任何学生开绿灯的机会,倪辰荫相信自己在读书和工作时可以处理好的问题,学生们也同样也能处理好。”

  

亦师亦友的85后“小教授”

——访经济管理学院王玉东教授

教授,一个听上去就带有“皓首穷经”色彩的词语,难以想象会和一位青春、阳光的大男孩联系在一起。但我校经管学院王玉东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小教授”,他今年刚满28岁,却已经获得教授职称。

王玉东老师出生于1987年,2014年,他博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同年12月被我校经济管理学院引进并破格聘为教授。年轻的他带点学生模样,一进校就被资深的教授们开玩笑称为“小教授”。年龄虽小,他取得的成绩却不小。目前他担任《Journal of Banking and Finance》、《Energy Economics》和《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等国外20多本经济管理类SCI/SSCI期刊的审稿专家,担任英文期刊《China Finance Review International》的责任编辑。近年来在管理类和经济类SSCI期刊以第一作者发表了二十多篇学术论文,包括管理类顶尖期刊《Management Science》和经济金融类著名期刊《Journal of Banking and Finance》、《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orecasting》和《Energy Economics》等。发表的学术论文被SCI/SSCI引用超过300次,在Google学术中被引用超过600次。王老师还担任南京理工大学社科联理事,并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子课题各一项。如此斐然的成绩,在同学科教师中遥遥领先。

成就,只因目标明确

作为别人眼中的青年才俊,王老师却认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爱打游戏爱看球赛。他谦虚地说自己只是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良好的习惯,加上坚持不懈的努力还有一丝运气。

王老师谈到,本科阶段自己还有些懵懂,对未来没有太明确的规划,“本科阶段学得最好就是数学和经济学”,这为未来的学术钻研打下了基础。读研初始是他的转折点,“就忽然意识到不能再一直贪玩,该拿出点成绩来,希望能在学术方面取得一定成就。”

攻读硕士研究生期间,他的导师是位很认真负责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里做研究看资料。在导师的影响下,他也心无旁骛,静心于学术,在硕士期间养成了一系列良好的习惯,总结出了自己写论文的方法,为四年博士阶段的高水准论文写作奠定了基础。

至于遇见博士生导师的经历,说来颇有些戏剧性。在一次学术交流会上,王老师与导师第一次见面。导师的一句半开玩笑的话,“来跟我读博士吧”,让他欣喜不已。他主动给导师发了长长的邮件,申请成为他的学生。导师只回复了两个字,“可以”。于是,他就这么成为了他的学生。正是这种主动争取机会的勇气,向着自己追求的目标迈大步的前进,才有后来的好运气。

成功不能一蹴而就,王老师此时的优秀也是经历了彼时的寂寞和磨炼,努力和坚持支撑着他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在硕博阶段,王老师写的论文也曾多次被拒绝。“第一次被拒绝的时候,很恼火。但次数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而且也能得到编辑们的一些好的修改意见。”再谈过去,他显得十分轻松,一脸笑意。

教授,亦师亦友

说到王老师来到我校工作的经历,也有些戏剧性。2014年,经管学院收到他的简历,他虽不具有海外高水平大学的博士学位,但在所从事领域已取得非常突出的学术成绩,具有极高的学术潜力,并在《Management Science》发表论文一篇,该刊是管理类最顶级的期刊,2009年才有大陆学者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第一篇学术论文,迄今为止国内学者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不超过10篇,王玉东是大陆学者发表在该期刊的第一篇金融类论文。为此,经管学院专门组织了5名教授,包括博导和学科方向负责人对其进行面试,最后决定推荐其申报我校“青年拔尖人才选聘计划”。最终,王玉东老师成为第一批以该计划引进到校,并且是目前全校最年轻的85后“青年教授”。

到校后,2015年春季学期,王老师就开始为研究生开设《固定收益证券》课程。在学生们眼里,他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涉猎广,并且耐心温和,认真负责。他的一位学生强调,王老师有很多好习惯,比如做事效率极高,从不拖延。他在学术上尽职尽责,讲话幽默,对复杂的问题深入浅出,每个问题都讲得细致透彻。而在学习之外,他和学生更像是朋友,聚聚餐聊聊天是常事,甚至会和他们分享小零食。学生们也都亲切地称他为小王老师。“我读研最大的幸运,大概就是遇到王玉东老师这么优秀这么好的导师吧。”一位他的学生如是说。

未来,坚持学术

谈及对未来的发展愿景,王老师希望自己能够在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更多高质量的论文。在自己有意愿的科研方向上,不断提高自己的学术水平,最好达到经济管理的顶尖水平。对于学生,王老师也有着很高的期许,“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够有自己的目标,要么坚持学术,要么提前准备,顺利工作。”

对于在校大学生,王老师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第一,就像我时常告诉学生们的一样,不要把分数看得太重,但一定要找好目标,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最好。第二,一定要锻炼身体,好的身体才能支持你做更多更好的事。第三,就是对同学要友好,珍惜身边的朋友,以后你就会发现他们对你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王老师十分低调,一直在强调不要过多的称赞他。他很年轻,却已经在学术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他很优秀,却不在乎这些光环,表示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老师就好;他很随性,但这是在学术之外,王老师强调:“在学术上必须严谨,不能有任何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