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学校是我学会读书的地方”——卢柯院士的大学时代

 

20031124日,中国科学院公布了2003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名单。在最终选举产生的58名新院士中,年龄最大的75岁,最小的37岁。两名最年轻的院士中的一位,正是我校双聘院士、中科院金属研究所所长卢柯。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卢柯完全是中国自己培养出来的。

卢柯1981年进入我校机械系金属材料与热处理专业学习,随后考入了中科院的研究生,获得硕士、博士学位。

  

认准方向,不达目标不罢休

卢柯是从甘肃华池地区考入我校的。曾任机械工程学院党委书记的张荣生老师,当时担任机械系1981级的年级主任。他至今对卢柯印象深刻,甚至记得卢柯入学时大部分科目的成绩。他说,卢柯考入南理工时才16岁,高考分数是400.6分,高过了甘肃省的录取分数线六十多分,但是在他们这个有38名学生的班里,却排在了倒数第二。

不过教过卢柯的几位老师都认为,卢柯是个比较聪明的人,但他最大的特点是很用功、也很会学习。虽然上课时,可能因为个头高,总是坐在后排或者边上,但注意力是很集中的。四年期间,成绩算不上突出,但也在班上位居前列,尤其是几门主要的专业课程,他十分用功钻研,盯着老师不停地提问,成绩也很好。杜树昌老师当时教《金属热处理原理》与《金属热处理工艺》,他说,在讲到材料学中十分重要而又非常复杂的马氏体组织和晶体结构时,卢柯深入探究,把可能存在的24种晶体取向排列成原子模型与他探讨,这在本科生中是很少见的。

在一次与网民的对话中,卢柯谈到,专心做自己喜欢的研究工作是一种享受。显然,他的专业兴趣就是在大学里培养出来的,他在大学期间对专业课程的深究也为他以后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徐天祥老师回忆说,在这个班级四年级时,他给他们进行考研辅导,一位老师告诉他,这个班有4名同学最优秀,其中就有卢柯。他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徐老师在给他们上课时,经常会收集一些难题给他们做,卢柯做出来的成功率比较高,在讲解比较复杂的问题时,他理解得也比较快。

所以在进行毕业设计时,徐天祥老师就带了卢柯等4名同学到南京溧水的活塞环厂去实习。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徐天祥老师对卢柯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他发现,卢柯思维活跃,思路十分开阔,而且作为这个毕业设计小组的组长,显示出了很强的组织能力。有一件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活塞环厂遇到了一个技术难题,厂方就把这个问题交给了徐老师他们,请他们帮助调试。这还真是个难题呢,徐老师说,他们当时就停下别的事,找资料想办法。最后,还是卢柯想出了一个十分巧妙的解决方案。

徐老师说,他都没想到这么巧妙的解决办法。而解决这个问题的相关知识,并没有在课堂上教过,完全是卢柯自己在查找资料中学习来的。

“他也是个很有计划性的人”,卢柯的同班同学张金梅女士这样评价说,上实验课,卢柯每一次做实验前都会仔细地想清楚实验的每一个过程与步骤,所以每次实验课,他总是能早早地就完成。这时,他要么再想一些其他的实验方式,要么就帮女生完成实验。在学习上也是如此,因为入学成绩较低,他就给自己做了一个计划,要在一定的时间内赶上成绩领先同学的水平。于是他每天晨跑时都会带上英语词典去背。他入学时英语是31分,但在大学里,他的英语考试每次都在90分以上。

这些事例证明了老师们对卢柯的几点判断:一是有一股钻研到底的的劲头,二是有很强的独立思考与自学能力,三是因为做事很有计划性,所以学习的质量与效率很高。

  

兴趣广泛,同学们口中的摄影家

在同学们眼里,卢柯不是个死读书的人。

卢柯很好运动,喜欢的项目很多,尤其好踢足球。当时他们叫他打后卫,可是不安分,踢着踢着就跑到中场了,再踢着踢着,又冲到前面去射门了。大家回头一看,不好,后卫没了,就赶紧叫他回去。

卢柯还特别喜欢摄影。那时,他从生活费里省下钱买了一架二手的120照相机,成天挎着,令同学们好生羡慕,班里组织活动时,他就给大家拍照,同学们都管他叫摄影家。

卢柯在班里年纪虽小,但一入校就担任班级团支部书记。张荣生老师说他在任支部书记期间工作认真负责,办事稳重。他在任期间十分热心搞活动,曾创意组织了一次在学校里十分轰动的事:组织团员到列车上去做好事――打扫卫生、扶老携幼。这件事后来还受到了学校的表彰。

  

每次我取得一点点成绩的时候,总想回到这里向母校汇报

1985年,卢柯考入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的研究生,从此开始了事业的创造与腾飞:

1990年获中科院金属所博士学位,并因在此期间对非晶态金属的晶化动力学及其微观机制方面研究的出色成果,获得首届“中国科学院院长特别奖学金”;

199328岁时被聘为中科院研究员,成为彼时中国材料界最年轻的高级科技人才;

1995年刚30岁即成为博士生导师,获得香港求是基金会“青年学者奖”;

32岁担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36岁出任中科院金属研究所所长,38岁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40岁当选德国科学院院士,41岁成为美国《科学》杂志的首位中国评审编辑,48岁成为中国“万人计划”的首批杰出人才6位人选之一;

发表学术论文350余篇、国际会议特邀报告45次、专利25项;荣获德国洪堡研究奖、国际亚稳及纳米材料年会ISMANAM金质奖章及青年科学家奖、第三世界科学院技术奖、第三世界科学院TWNSO技术奖、桥口隆吉奖、中国青年科学家奖、何梁何利科学技术奖、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卢柯的人生就像安了加速器,每一步都走得比同龄人更快更受瞩目。

卢柯在谈到自己与他的伙伴们能取得一定工作成绩时说,他们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的。他十分感谢南理工的老师把他引入门,又将他送进了中科院金属所这样一个确实能让人发挥作用的环境。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卢柯无论取得什么样的成就,都没有忘记母校。他说:“每次我取得一点点成绩的时候,总想回到这里向母校汇报!”这些年,他仍然经常回到母校,看望自己的恩师,作学术报告,同自己的学弟学妹们座谈,还担任了母校的兼职教授与博士生导师;2001年,他领导的金属所与母校合作组建了金属纳米与技术联合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延请了材料学界的泰斗师昌绪院士担任管理委员会的主任。

学校的老师们也为自己培养了这样杰出的人才感到骄傲。时任机械系系主任的蒋成维老师与系总支书记的那鹏举老师都认为,卢柯的成功主要是他自己不断努力的结果,而学校在他奠定事业基础的四年里,提供了很好的学习环境。

机械系1976年试办,1977年正式成立。成立之初,学校就抱定为国家培养高水平人才的目标,狠抓教学质量。那时,老师们只要没事就会到各个教室去听课或者深入到学生宿舍了解学生的思想学习状况。我校管理严格、治学严谨、学风浓厚的良好传统便体现于此。尤其是卢柯在校期间的几届,应该说,卢柯只是那几届学生里最为突出的代表之一。我国第一个洪堡奖学金的获得者林晓,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第二届中国青年科学家奖”获得者、现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首届深圳市长奖获得者、中国CDMA产品的创始人、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谢大雄,国际知名学者、分别客居加拿大与日本的沈善普、舒卫民等等,都是当时在校的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学子。

谈及在我校学习的那段难忘时光,卢柯坦言:“大学生活是最单纯美好的,我们应该努力把握住这段时光,认真积累专业知识。大学时代是最好的学习时代,希望同学们抓住这个时代,努力学习,学好专业基础知识,基础知识是理论研究的根本,要为以后的科研工作打下基础。”

  

他说:这个学校就是我学会读书的地方。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