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伊拉克的南理工教授——记我校外籍在编教授阿巴斯

在大学校园里,外籍教师并不少见,但他们大多数只在中国执教一段时间,而在我校,却有一位取得了“外国人永久居住证”的正式在编外籍教授。在发射动力学研究所,记者见到的雷斯·阿巴斯(Laith K. Abass)教授(以下简称阿巴斯),有着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神,魁梧的身材,虽然年过半百,曾经从军的他却还留有军人的风范。

  

阿巴斯教授主要从事气动弹性动力学、多体系统动力学的科研和教学工作;共发表被SCI收录的学术论文近40篇;进一步拓展了多体系统传递矩阵法在海洋立管、飞行器旋翼动力学特征分析等方面的应用;协助指导埃及、苏丹等国博士研究生多位,并指导硕士研究生获江苏省优秀硕士论文;为我校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国际交流等方面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来自中东的他为何选择在南理工发射动力学研究所继续科研?他在南京的生活中又有怎样的故事?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这位特别的教授。

神州大地的见闻

来到中国之前,阿巴斯工作于伊拉克军事工程学院的机械与航空工程系。由于所做的研究对本国军工领域的武器装备性能有较大提升,他曾两次获得全国最高级别的“总统奖”。

2005年,阿巴斯来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南京是我来到中国后认识的第一个城市,这里给人非常安稳平和的感觉,因此我选择南京的高校作为博士后的工作地点。”提起选择南京的理由,他这样说道。2007年,由于伊拉克国内高校教师本职工作的需要,他回国为相关工作提供技术支持。临行前3天,他结识了我校芮筱亭教授,接触到了多体系统传递矩阵法,这次会面为他的研究带来了新的启示,“多体系统传递矩阵法的思想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它和航空航天领域中力学问题的结合将是一次美妙的体验”。一年以后,阿巴斯进入我校力学博士后流动站,进行气动弹性力学的相关研究和多体系统传递矩阵法的学习。两年以后,他受聘为我校副教授,并于2013年因出色的工作业绩被聘为教授。

“我从小就通过家里的书籍了解到一些中国的情况,对长城等古迹充满着向往”,阿巴斯犹记得离开祖国前往中国的那天,在大使馆内一位中国工作人员对他说:“我们的国家和你们国家一样历史悠久,但你去了后会发现是百分之百的不同 ”。“现在我觉得应该改为百分之二百的不同”,阿巴斯笑道。

从一个最高温度可达摄氏60度的热带国家,来到了湿润的南京,不仅气候更加宜人,中国美食更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国人做的鱼真是太好吃了”。虽然语言不通给他带来了很多不便,但这并不妨碍他醉心于游览中国的大好河山,“大多数中国人都非常友好,我们即使语言不通,通过肢体和神情,他们也帮了我很多”。北达哈尔滨,南至广州、深圳,以及浙江、山东、福建、陕西……都留下了阿巴斯的足迹,每当他回忆起在中国的旅行,他的眼里总会流露出敬佩的神色——“你们有太多风景壮丽的地方,我相信每一个来到中国的外国人都会赞叹不已。”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城市是西安,“那座城市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这一点和我的国家很像,但又让人感到温暖和平和”。不过提到最有归属感的地方,自然还是他生活的城市南京,他工作的地点南京理工大学。

紫金山下的生活

“可能由于我生活在这里,工作在这里,只有回到南京,才让我有回到家的感觉。”阿巴斯在南京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和事。2006年时他颈部突发不适,由于人生地不熟,又几乎不会说中文,在鼓楼医院比划了半天也没人理解他,这时出现了一位会英语的护士,帮他与主治医师沟通,及时进行了脊柱手术。“从那以后我们成为了好朋友,她的儿子现在也在南理工上学。”阿巴斯说文化的差异会带来思考方式的不同,因此在中国相互沟通、相互理解非常重要。有一次他在银行办事,窗口的工作人员慢悠悠的态度令他十分着急,可是无论他是比划还是用阿拉伯语和对方理论,对方都置若罔闻,最后两人闹得很不愉快。还有一次他在校医院打针,护士长希望他把几天的药费一起交了,他感到很不理解,“为什么我今天打针要把明天后天的钱也交了”,后来他冷静下来,按“中国式思维”想了想,发现这样确实减少了后面几天的流程。“后来我和护士长成为了朋友。”阿巴斯笑道,“我的很多中国朋友都是以这种方式认识的”。他说40岁以上的中国人似乎跟他有更多的话题,他们会用有翻译功能的微信联系沟通,分享信息,“我还特别喜欢和南京的出租车司机聊天,如果我的中文再好一点就好了。”

提起在南理工的日常生活,阿巴斯说他的一天很“单调”,早上六点起床,看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的新闻,然后步行来到研究所做课题相关的工作,或者和学生探讨工作进展,晚上回家后一般会继续进行相关研究工作。“工作是生命的意义”,阿巴斯所在的发射动力学研究所是一支由多国人员组成的国际化创新团队,注重跨学科、跨学校、跨行业、跨国界。“这里的老师同学工作都很认真努力”。

他说自己会积极参加研究所的各项活动,比如每周的例会,“看到学生在台上汇报近期的科研进展会觉得很欣慰”。“我有自己的办公场所,研究所不仅提供了先进的硬件支持,还创造了与多位学者交流会面的契机”,阿巴斯表示很感谢芮筱亭教授和学校相关部门对他在南理工工作的支持。

阿巴斯觉得科学研究和学生培养都很重要,他更愿意把学生的发展放在第一位,“因为学生是未来”。在他看来,学生培养计划中应该更多地关注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今年刚毕业的李敏娇博士是他协助指导的第一个博士生,她表示自己原来在科研方面很被动,阿巴斯一直循循善诱,非常有耐心,在引导她科研方法的同时还给予很多鼓励,使她重新树立了信心。阿巴斯还建议她多参加国际会议,多与外界交流,拓宽视野;并对她的大小论文都严格把关。“生活中的阿巴斯教授更像是我的兄长,我们会聊生活聊人生,他给予了我许多中肯的建议,我常常会惊讶于他的洞察力和谈吐间透露出的人生哲理。我很庆幸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得到了阿巴斯教授的指导,这是很难忘的一段经历,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

第二故乡的选择

2013年在南京理工大学一次外籍人士组织的活动上,阿巴斯在与几位美国老师的交流中知道了“中国绿卡”——外国人永久居留证。“我来中国12年,工作9年了,但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还是被看作一个完全的外国人”,阿巴斯说,“我已经把中国,把南京当作第二个故乡了,我不想去什么地方都要拿着护照。”于是阿巴斯开始着准备申请永久居留证的材料,但实际的操作流程比他想象中复杂太多了,“还好有我的得意门生陈东阳的帮忙”。

陈东阳是他的博士研究生,硕士阶段的导师也是阿巴斯,曾获“江苏省优秀硕士毕业论文”的荣誉。“我和他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对他又敬重又亲密”,陈东阳表示相处中他们有时也会因学术见解的不同而争吵,但丝毫不会影响两人的关系。

师徒二人跑了多趟南京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准备了各类材料,阿巴斯还专门回国办理无犯罪记录证明。“前后用了两年时间”,阿巴斯举着手中的小卡片说,“我现在可以永远留在中国了!”一次在孝陵卫,他碰见了一位民警,他还自豪地展示了自己的“中国绿卡”。“不过实际上现在大家对于外国人永久居留证的认同还不够,很多情况下对方看你是外国人,办事还是需要提供护照”。

最近阿巴斯正准备系统地学习中文,“我家里有很多学习中文的资料,但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学生”,阿巴斯表示自己的本族语言是阿拉伯语,时不时就把英文字母和汉语拼音弄混了,虽然他基本能听懂中文,但平常的工作环境并不一定需要说中文,“给自己留了余地,于是之前没有好好学”。“这几年陈东阳一直陪伴在我左右替我翻译,如果没有陈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一定会生活得很困难。“阿巴斯很感谢他的学生们对他的体贴,但他已经不想再麻烦他人。“语言也是文化的一种,我希望能和我平常能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中国朋友——司机、收银员、医生、邻居等畅所欲言,而不仅仅依靠热心肠维持友谊。”

阿巴斯表示,多年来在中国一直受到了发射动力学研究所芮筱亭教授和其他老师的帮助,“我很感谢芮教授给我提供这个平台,不仅继续了我以前的科学研究工作,还习得了芮教授多体系统传递矩阵法的新思想。在发射动力学研究所,芮教授像个大兄长,研究所成员像是兄弟姐妹,大家工作努力而愉快。”

伊拉克作为我国在阿拉伯国家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是“一带一路”建设中西亚地区的重要一站。阿巴斯教授与南理工的结合,促进了两国学术领域的技术交流,拓展了我校力学学科发展方向的维度、服务对象的广度和人才培养的深度,也提升了我校在该区域内的知名度。

谈及未来,阿巴斯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的学生来协助科研工作,他认为多体系统传递矩阵法值得在各个领域进行应用尝试。他说他热爱自己现在的工作,“和南理工还有更多的故事要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