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辰荫:在科研与音乐间“自由飞翔”

    音乐和科研在许多人的眼中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领域。音乐的世界追求的是自由,可以毫无保留地宣泄心中的情感,而科研需要的是认真、细致和严谨,否则就会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现实中,很少有人能够轻松驾驭两者。然而在南理工,却有一个人却可以在两者之间轻松切换,做到“自由飞翔”。


  在朋友的眼中,舞台上的倪辰荫是“浪打浪”和“重拍”乐队的鼓手,一件简单的白T,随着音乐的律动,自由地挥舞着手中的鼓棒。而实验室中的他,在记者到来之前,正与他的研究生们在认真讨论着编程的问题。此时的他一身大红色的休闲外套,搭配浅色牛仔裤,一双运动鞋,简单随性,同学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小倪老师。

  “年轻的时候我属于摇滚青年,现在顶多算是一个中年男人。”在理学院9楼的LIBS实验室里,倪辰荫笑着说。82年出生的倪辰荫目前是南理工电光学院的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激光超声及其在无损检测领域中的应用、激光与物质相互作用机理与测试技术。他本硕博分别就读于南理工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和光学工程专业。20112013年前往法国梅因大学激光超声实验室开展博士后研究工作。

  回顾倪辰荫的成长经历,似乎与架子鼓的交集很少,那他又是怎么成长为专业乐队的鼓手的呢?

张扬摇滚青年的个性

    1995年,读初中的倪辰荫喜欢听各种音乐,尤其喜欢hippop等一些节奏感强的音乐。1998年上高中后,他开始正式接触架子鼓。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时代,欣赏音乐只能借助看录像带、听各种各样的磁带。“我清楚地记得,买的第一本《如何演奏架子鼓》的书是在新街口的新华书店。”这本书的封面是一张照片,从鼓手的位置看过去,就可以看到鼓是什么样子,翻开第一页就是详细介绍鼓的结构,每一个镲片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怎么样打怎么样用。对照着书中声音的描述,再看着封面的照片中打鼓的姿势,倪辰荫开始自学打鼓。和大多数高中生家长一样,对于倪辰荫想学架子鼓的愿望,家人都表示了反对,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倪辰荫学鼓的决心。

  “其实高中的时候只能算是积攒经验,到了大学阶段才算真正开始入门了。”2001年考上南理工后,他用压岁钱给自己买了人生中第一架架子鼓,“那时候学校里很多人都不支持摇滚这种形式的音乐。”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代,倪辰荫调侃道。摇滚青年心中的小火苗并没有因此被浇灭,就像现在的年轻人会抽出业余时间去健身或是打网络游戏一样。那时候每天晚上九点半自习课结束之后,倪辰荫都会在寝室练一个小时的练习垫,每天如此雷打不动。没有合适的练习与演出场地,他就组地下乐队,自己排练,把活动范围扩大到学校之外。

  倪辰荫组的第一支乐队叫Mr.Bones。乐队的吉他手童苏晖是他初中就相识的好友,之后二人又一起组建了BackbonesSaturday Life乐队。“年轻的时候喜欢争强好胜,爱挑选复杂一点的音乐来演奏,还总想着出风头。”2004年,他所在的重金属乐队Backbones在康师傅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中先后获得了南京第一,江苏省第一,全国东部第三,全国总决赛单项奖。这次比赛获得的成绩不仅让学校的老师对他刮目相看,也让他得到了台湾著名音乐人李宗盛的赏识,并诚邀他担任自己的录音师。

  “当时我大三,正准备考研。想着考上了就继续读书,如果考不上就去当录音师。”最终倪辰荫顺利地考上了南理工光学工程专业的硕博连读,从此边放弃了当录音师的念头,而他的乐队仍然在国内玩得风生水起。2007年底BACKBONES乐队解散后,原来乐队的两个乐手和好友又组建了Saturday Life乐队,继续活跃在国内的摇滚乐坛。

 成就梦想唯有不懈坚持

  贝斯大师Victor Wooten是倪辰荫最欣赏的音乐人。在去法国做博士后之前,倪辰荫用四个月的时间在吉他中国论坛上翻译了Victor Wooten大师的《The music lesson》。这本书其实早有了中译的版本,但之前的译者由于不是音乐人士很多专业的名词无法准确地翻译,在朋友的鼓励下,2010年年底,倪辰荫决定重新翻译这本书。他利用晚上的休息时间,每天翻译24页,网上一共更新过65次,浏览量达5万多。“虽然那时候很忙,但是没想过放弃,我是那种一旦决定开始做一件事情就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凡是想成就梦想,唯有坚持不懈才可能实现。” 正是缘于这种沉下心来坚持做好每一件事情的信念,让倪辰荫能在今后的工作和音乐上都能得心应手。

  “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即便是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也仍然会选择继续做科研。”倪辰荫坚定地说。虽然大学期间有不少的演出和排练任务,但整个大学期间倪辰荫也只缺过一节英语课。现在的他手头不仅有大量的在研项目,还担任着本科生的教学任务。 目前倪辰荫手头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项目和江苏省的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项目。时间紧任务重,经常需要晚上加班,但是他觉得这对于做科研的人来说是很平常的事儿。“就像我在法国做博士后期间,有一年的研究完全没有结果,其实做科研就是这样,它不可能完全朝着你既定的方向发展。” 做科研有时是需要有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行。而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音乐就是很好的调味剂,它为倪辰荫缓解了不少研究上的压力。现在的他虽然工作繁忙但仍然坚持每周练习两到三次,学校的电声乐团也在他的指导下,从2014年便开始在学校举办专场演出,规模也在逐年增加,获得同学们的一致好评。

  “浪打浪”和“重拍乐队”是倪辰荫目前所在的乐队,基本上每个月“浪打浪”乐队都会在南京欧拉艺术空间以嘉宾的身份演出。平日里各种音乐节的演出倪辰荫也会参加一些,但前提是不与工作有任何的冲突。倪辰荫很享受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觉,现在的他更喜欢人性化多一点的音乐。对于他来说,音乐是另一种语言,它可以跨越任何其他语言的障碍。读博期间,倪辰荫曾去法国交流。刚去的时候,他对法语一窍不通。“当时交的朋友分会说英语和不会说英语的两种。不会说英语的我们就用彼此的音乐来交流,也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倪辰荫笑着说。

    “我从来不会觉得工作和爱好之间会有冲突。工作期间,我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而在业余时间里,我则会把时间花在练鼓和演出上面。” 倪辰荫对学生的要求也是如此。他支持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前提是考试必须要通过,他不会给任何学生开绿灯的机会,倪辰荫相信自己在读书和工作时可以处理好的问题,学生们也同样也能处理好。”

    工作之余做自己热爱的事情,现在的生活对于倪辰荫来说刚刚好,工作和音乐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各自具备不同的技能。工作是维持生活的技能,而音乐则是开心的技能。“就像Victor Wooten书中所说的,音乐欢迎所有人进门,但是能留下来的很少,我应该算是留下来的那些人。”倪辰荫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