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讲台上的那抹馨香

一位教育工作者的“美丽人生”

――记全国教学名师、我校自动化学院吴晓蓓教授

在同事的眼中,她只是个和蔼的女性,在学生眼里,她是个可敬的老师。她是全国教学名师、我校自动化学院博士生导师吴晓蓓教授。就是这位女性,在自己的教学领域,尽情发挥,使这个舞台上到处充满着美。

(朱志飞/摄

教书之美

“教书”对吴晓蓓老师来说好像是她对职业的唯一选择,大学毕业时她对管分配去向的老师的表态就是“我想当老师”。30多年来,她把三尺讲台当作人生舞台,尽情地展示了自己的美。

已经毕业的常志远,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吴老师给他们上的第一堂控制理论课。他说,一上课,吴老师就从身边的一件小事讲起,告诉同学们其实控制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她用一个小小动作,例如取桌上的一串钥匙说起,告诉你其中包括几个控制过程。当吴老师从这件小事中讲述了控制的三个要素时,他立即对这门课充满了兴趣。

来自电光学院的黄筱涵说,吴老师布置作业很特殊。她为我们专门编制了一本作业册,在第一次上课就发给了我们,让我们事先知道课程的全部作业。每次课后留下至少五道题,均精心选自于各个参考书,其中一定有一道是英文的。要完成这些作业,并不容易,需要对专业知识的掌握、对统计数据和相关软件的灵活应用,对于英文描述的题目还需要有英文专业术语的掌握等等。

大家在开始的时候,都觉得挺难的,但是吴老师规定,作业一定要全部做并全部上交。就是这样严格的要求,同学们慢慢习惯了,并在后续一些课程的学习中也受益匪浅。她常从最新的会议论文、媒体报道以及期刊杂志中选择一些先进案例,补充到她的教学内容中,来弥补教材上案例陈旧和雷同的不足。

吴晓蓓老师认为,上好一门课的关键是要让学生爱上这门课,这样才能调动学生内在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只有让学生内在的能力发挥出来,学习的效果才是最好的。同时,她也认为,教学的各个环节包括内容设计、教学过程和讲授方法等等都应精心设计,要注意引导学生主动去想问题,主动去找问题的解答,善于观察现象,善于凝练问题,善于寻找答案。因此,吴老师特别注重教学过程,注意讲究教学方法,除了重点难点知识的讲解,一门课程的开头和结尾,一个章节的前言和总结,课程体系等等都是她教学的重点。吴老师在教学的形式上也常常出新,对于那些只要让学生了解基本方法和思路的内容,有时采取只讲引言,将问题提出来,中间部分组织学生通过查阅参考书、网络课程、组织他们讨论、课外自学、甚至学生上讲台等多种形式来学习。这样的教学方式让同学们都觉得课上很轻松,课下不容易,考试不简单,忘掉也很难。

作为精品课程《控制工程基础》建设的负责人,她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多年来无论其它的事有多忙,身为教师,吴老师一直坚持讲授这门课,并坚持进行教育教学的改革,长期的积累和辛勤的努力,吴老师对这门课驾轻就熟。在她看来教学就是她的自动控制系统,教学效果是目标,学生是对象,教学的各个环节是控制方法,而学生的作业、提问甚至上课的眼神就是她的检测环节,她自己则是这个系统中的决策机构,实时地调整控制方法以达到最佳的控制效果……

现在美国大学以全额奖学金攻读研究生的一位吴老师的学生在教师节贺卡中动情地写到:“您讲课讲究艺术性,真正地让我学懂这门课,爱上这门课……”

育人之美

吴老师自觉地践行着教师育人的职责,并不断升华。她热爱并且用心地去做教师这个职业,在教给学生知识的同时,更教会学生怎样做人。

傅质馨,这位吴老师的硕博连读生,曾经担任吴老师培优班的助教。她说,吴老师这几年给培优班上课,由于培优班很多课都安排在晚上或者周末,有时下班了,吴老师晚饭都还没来得及吃就直接上教室。可是平日里说话柔柔的吴老师,一站到讲台上,声音也变得洪亮起来。吴老师说这是一种职业的本能,上了讲台就好像形成了条件反射,浑身都是劲。

吴老师是一位非常认真和仔细的人,尤其是在教学中,从不忘记育人是一项职责。傅质馨现在还记得有一次,她在给03级培优班的学生改试卷的时候,吴老师已经改了两遍、核实了一遍。然后她叫来助理,请她再核对两遍,吴老师告诉她说:“我现在是用铅笔修改的,你再帮我核实两遍,如果确定没有错,就将铅笔一个一个擦掉,然后用红笔标注出来。”在给学生登记成绩的时候,她们俩就一个报,一个填写成绩,每20个的时候停下来再核实一遍,等到打印成表格,再检查网上的成绩,再核实一遍。吴老师说,我们一定要确保每一个学生的信息正确。

“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学问”,吴老师这么要求自己,也常常这样告诫学生。她总是利用自己接触和了解到的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讲给学生听,鼓励他们积极要求进步,正确面对社会,认真规划人生,做对国家、对家庭、对自己都负责任和都有用的人。在课堂上,她也时常的推荐和介绍有关立志和提高学生修养和品味的书籍或警句,比如哈佛大学自习教室墙上的训词,岳麓书院学规等等,以激励学生的自信和自强。

她带的学生都喜欢和吴老师聊天,吴老师的办公室,是大家最喜爱去的地方,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吴老师像妈妈一样,任何事情,无论是学习上的事情,还是自己的私事,到了吴老师那里,都能在老师柔和的声音中,沟通出灵感来。学生们都说,和吴老师沟通,是一种享受。在讨论业务时她能深入浅出,化繁为简,在谈及生活时,她又是那样乐观和慈祥。如果不是老师太忙,大家都不愿意离开她的办公室。

在她的影响下她带的学生也纷纷地到大学工作,从事教育工作,刚毕业到上海科技大学任教的王佳博士在辞行时对吴老师说:“您放心,我一定争取做一个像你一样的好老师!”

修身之美

教好书育好人的根本是修身做人,吴老师的做人很“朴素”。

工作中的吴老师,虽然同时承担着一些社会职务,但是她更愿意别人叫她吴老师,别人也都习惯了这样称呼,在一些老教师的嘴里还有很多人仍然亲切叫她“晓蓓”。

她常说做人朴素就好,乍一听还不太理解,其实就是说做人最重要的实际上是最基本,甚至是最底线的素质和品行在起作用。为人谦虚、正派、忠厚、老实;做事认真、踏实、勤奋、努力;遇难机智、勇敢、坚定、顽强……这些基本的为人处世原则是长期起作用的,做人朴素了,才处处体现一个人自我修身的人格美。

她说做好一个老师,最重要的是自身品性好,素质高。她常常问自己:“自己是否具备时代要求的教师素质?”“自己的教学是否符合教育教学规律?”“自己的教学是否是学生满意的?”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吴老师却认为是最重要的,且时刻提醒对照检查并不断提高。她认为教师只有不断地提高自身水平,才能最终教好学生,虽然讲台是舞台,但在这个舞台上教师应该是一个写实的正面形象,应该是修身正己传道授业的表率,来不得半点虚假和伪装。

吴老师一直认为,做好教育教学工作是需要长期进行研究和不断实践积累的,自己的教学工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有时甚至她觉得自己都没有做好。对于自己所处的各个团队,吴老师一直心存感激,她说,我所做的和取得的成绩荣誉绝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是很多人努力工作的结果。我所在的每个团队都很好,我很知足。

正是因为这样的知足心态和朴素做人的原则,经过多年的努力,她带出了一支出色的教学团队,她所在的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成为国家特色专业建设点,在学校近五年的教学质量考核中,学生对她教学情况表示满意和较满意的总是居学校前列。

为了提高自身的教育教学水平,吴老师除了关注自动化学科的发展外,同样关注先进的教育教学思想和方法,先进的教育理论。在她的书架上,摆放着不少有关教育科学的中外著作,她的生活就是一个优秀教育工作者的美。


任何地方都可以是思政课的课堂

——记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获得者、电光学院辅导员张海玉

在第四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决赛中,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105所高校的129名选手,从全国1000多所高校的12000余名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同台竞技,切磋技艺。我校电光学院辅导员张海玉荣获思想政治课专项一等奖,该组别全国仅评出5个一等奖。

这个1990年出生的河北姑娘,长着一张娃娃脸,个子小小,却嗓音洪亮,语速飞快,脚下永远是一双高跟鞋踩得“风生水起”。尽管年纪轻轻,但她却对思想政治教育这个听起来颇为“刻板”与“沉闷”的专业“情有独钟”,对她来说,思政课的课堂从来不局限在教室,对学生的价值引领与思想引领值得一生努力。

以另一种形式实现“军旅梦”

张海玉本科就读于中国矿业大学的行政管理专业,以年级第三名的成绩保研本校。彼时,矿大刚刚成立马克思主义学院,早在保研面试前,张海玉便拿定主意要选择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作为专业方向。面试时,老师问她,行政管理算是“吃香”的热门专业,为什么要转而选择马原?“我就是对马原感兴趣,”张海玉坦言道,“专业虽然冷门、小众,但只要能在专业领域做到最好,你不为世俗,世俗也不会亏待你。”带着兴趣和笃定,张海玉扎进了学术的海洋。研究生期间,一等奖学金、国家奖学金她拿到“手软”,发表学术论文4篇,主持校科研创新项目1项,是个十足的“模范生”。

张海玉的心底有个“军旅梦”。研三时,部队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文职人员,全军只有一个岗位与她的专业相匹配,昆明陆军指挥学院的教员,且只招一个人,她毫不犹豫就报名了。得益于研究生学习的积累,以及研二时在矿大徐海学院担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兼职讲师的经历,张海玉觉得自己在笔试中发挥不错。

眼见着求职的黄金时段即将过去,笔试结果迟迟不出,张海玉越来越心焦。这时,她收到了南理工发来的offer,岗位是辅导员。身边的同学都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工作,而部队的招聘还没有任何进展,她沮丧地想,大概是没能通过笔试,便签下了南理工。谁知,签完合同的第二天,张海玉发现手机上有一通来自云南的未接来电。她赶忙拨回去,却无法接通。她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生怕再错过一个来电。翌日,她盼来了电话,部队通知她准备面试和试讲,她在笔试中排名第一。当天晚上她和班主任通电话,本应是件开心的事,她却说着说着流下了难过的眼泪。“部队是我的梦想,也正是因为很难实现,越得不到越向往。军人保家卫国多么高尚,而我为他们服务,太光荣了!”说到这里,张海玉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

理智上,张海玉明白“有约在先”,但情感上仍是难以割舍。她一度想和南理工解除合同去昆明。但母亲的一席话点醒了她。“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把人家当作救命稻草,当你有所收获之后又抛弃人家。我没受过什么教育,但我觉得你这样不妥,况且人生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最终她整理了心情来到南理工报到入职,随着对学校了解的加深,她慢慢体悟到南理工鲜明的军工特色,而她来到这里,“也算是以另一种形式实现了梦想。”

痛并快乐着的进阶升级之路

回想起备赛的日子,张海玉直呼“痛并快乐着”。相比其他参赛老师,她对自己“很不自信”。学校组织了教学名师为参赛老师进行集中辅导,每次辅导,“指导老师对每一个人的批评都是‘劈头盖脸’。”一次辅导中,张海玉抽中了她较为自信的节段。没想到指导老师听完后,毫不留情地指出:“你准备的这是什么?完全不对!”张海玉站在讲台上尴尬得无地自容。当天晚上她约了朋友去肯德基,点了两份全家桶“暴饮暴食”了一顿。

随着比赛日的临近,顾不得沮丧,张海玉更加争分夺秒。她的生活圈没有离开过学校,每晚伴着图书馆闭馆的音乐离开,回到宿舍继续“奋战”。她规定自己每天做3个ppt,不完成不睡觉。但白天常有事务性工作,特别是和学生相关的事容不得拖延,因而凌晨3点睡觉也是常有的事。练习模拟讲课时,音调、声量、走位、手势,板书的位置、大小,切换幻灯片的时机,每一个细微环节她都反复确认,仅仅20分钟的课堂,却要花半天多的时间准备。

尽管备赛的过程十分“揪心”,但来自指导老师的提点,来自同事和学生的关心,陪她走过了这段艰苦的进阶升级之路。整个暑期,她几乎每天都是与指导老师共同度过的。“特别感谢老师们,他们提出的意见都很‘一针见血’。”每一个教学节段的设计与反思,吴晓蓓老师都会花3-4个小时帮她打磨,每一页都用红笔做了批注,小到一个错别字也不放过。“如果不是年岁大了眼睛不太好,我还能看得更仔细”,老教师的严谨认真,让张海玉深受感染。

比赛当天,张海玉抽中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基本内涵”这一节段。她借鉴国家发展最新数据、引用习近平总书记最新讲话,结合大学生喜闻乐见的案例呈现了教学内容,深深抓住了听课人的心。讲到“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变化”时,她以“国人海外抢货潮”引入,讲到“人民在医疗卫生领域的需求发生变化”时,她举例暑期热播电影《我不是药神》。张海玉“旁征博引”,让原本单薄的知识点被注入丰富的案例,变得生动而饱满。整堂课的每个环节都按照她事前练习的那般进行,凭借出色的发挥,她摘得了思想政治课专项组一等奖。

颁奖仪式上,张海玉的内心很平静。“获奖只是一种肯定,并不代表我在这个领域有多厉害,还有更多更优秀的青年教师,比我的底蕴深厚、实力强盛,这些都是我要学习的地方。”她如是说。

思政课的课堂从来不局限在教室

除了承担《形势与政策》课的教学任务外,张海玉还开了一门选修课,《哲学与人生》。谈起部分学生对思政课“不感冒”,张海玉深有体会。一次《形势与政策》课,她走进教室,发现仅能容纳几十人的小教室里,最后三排座位上坐着满满当当的学生,前排却空荡荡。但她认为这样的现象“有法可解”。在《哲学与人生》的课上,她结合学校食堂里的现象,向同学们讲解克尔凯郭尔的“人生三绝望”理论。“一个人吃饭的同学,大多都在玩手机,他们无法享受和自己独处的时间,就是处在‘不愿意有自我’的阶段。”像这样,张海玉的课堂总是不乏丰富的案例,既贴近时事热点,迎合了学生的兴趣,能久久抓住学生的注意力,又能让学生切身领悟知识点,她的课很受学生喜爱。“海玉老师的课程内容融入了个人的思考和经验,”2016级的杜同学说道,“让我觉得哲学好像也不是很遥远,第一次感觉到了哲学和真理的力量。”

抛去“思政课教师”的身份,作为电光学院2016级的辅导员,张海玉还将思政课的课堂延伸到了课外,她的专业所学始终发挥着重要作用。

学生入学军训时,张海玉号召同学们写入党申请书。有学生主动找到她问道:“信仰是很谨慎的事,但我现在并不明白共产主义信仰是什么,如果草率地写入党申请书,我觉得心中有愧。您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些书,让我去了解、比较,经过深思熟虑再决定要不要入党?”张海玉很是诧异,她回想起自己初入大学时写入党申请书的情景,是单纯的兴奋与期待,而新时代下学生的特点发生了变化,要想做好辅导员工作,就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进行价值引领和思想引领。张海玉便向学生推荐了麦克莱伦的《马克思传》、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矛盾论》《实践论》等书。

邮件是她常和学生交流的平台之一。有学生问她:“一如姐姐般的张老师,抛去又红又专的外表,你如何看待电视剧《欢乐颂2》中角色邱莹莹的经历?”每每收到这样的提问,张海玉都特别开心,这意味着学生敞开心怀信任她,但同时她也为如何好好回复感到苦恼。“如何在不以我的价值观左右学生的价值观的前提下,去引导学生形成自己的观点,是最难的。”她反复思忖,最后写下:“在婚姻观和两性观上,本没有终极答案,只是各自价值观的不同而已。如果你的性格是传统的、保守的,那么,请坚持自己的想法;如果你的性格是开放的、宽容的,那么,也请坚持自己的想法。”

对于如何实现价值引领与思想引领,张海玉有自己的见解。她在年级开设了“我们说”工作坊,每两、三周的周日下午,与同学们一起,围绕时事展开讨论,“如何看待杨振宁放弃美国国籍?”“共享单车能够共享未来吗?”“人民的名义热播背后是什么?”此外,每个工作日,张海玉都会在年级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推文,结合最近学生身边发生的事,分享自己的感受。“谈谈‘心情舒畅’那些事”“谈谈‘目标导向’那些事”“谈谈‘考试’那些事”……在这个过程中,张海玉也和学生建立起了坚固的情感羁绊,“看到这些推文就会觉得,海玉老师始终在我们身边关注我们。”“每次和海玉老师交流都能感觉到一种力量。很多事情不能和同学说、和家长说,却能和她说,很感谢她给了我很多受用的建议。”学生感慨道。

“做一个有情有义、豁达通透的人,比获奖要重要的多。”比赛结束后,张海玉写下这句话。“但行努力,莫问前程”,对学生的价值引领与思想引领,张海玉始终在身体力行。

 

我不会做复杂的事,就是个简单的人

――记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王曰芬教授

她是中国信息管理领域和国防科技情报领域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知名专家,二十多年如一日,默默耕耘在教学和科研工作一线:

作为一名教师,她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教学工作中。从常年承担课堂教学到成为深受学生欢迎的教学名师,从坚持教学改革到带领团队打造工信部重点专业,从信管人才培养质量的不断提高到系列省级教学成果奖的获得,她的辛勤汗水换来了桃李芬芳;

作为一名学者,她孜孜不倦、锐意进取,以平静的心态永攀科研高峰。她发表学术论文110多篇,其中被EI、CSSCI、ISTP等收录90多篇;作为主持人承担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项、国家社会科学面上项目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1项、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1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子课题1项、国防基础科研重点项目子课题1项,总装备部技术基础课题近10项以及其他企业课题数项等,形成本校信管知识工程与信息分析研究优势;……

她就是我校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王曰芬教授。

“没有人指引你,什么都得靠自己去摸索,去决定。”

60年代初,王曰芬生在辽宁锦西县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刚出生父亲就支援三线建设去了,直到她读二年级才调回厂。父亲离开这7、8年,母亲没有工作,独自支撑起家庭,中间弟弟妹妹相继出世,日子很艰辛。王曰芬是家中老大,早早就学会了洗衣买菜做饭,帮着带弟妹,后来还学会了编织绣花做衣服。

那个时代不流行学习,一大群小孩儿乐呵呵地混日子,即使如此,王曰芬的成绩在伙伴们中还算不错,老师要是布置作业她就很乖的回家做好,然后等着很多同学来抄。

上中学时的她身体瘦弱,文体不出色,唱歌跑调,什么踢毽子跳皮筋全不在行,从没担任过班干部。直到初二,高考恢复了,县里组织数物化大赛,要求县里的各个中学选派学生参加。“课堂上没怎么教,自己搞了本讲物理常识的书来看。经过几次考试竟被学校选拔去参加县里的比赛,又莫名其妙地得了奖。”

后来想想,她觉得自己挺幸运。“那个年代不讲学习,自己也没什么想法,所幸成绩还好。” 1981年,王曰芬考入华东工程学院。“后来常有人问我,你当初为什么来南京呢?我说我为看长江大桥来的。”

她自嘲说可能是无知者无畏。“没有人来指引你,上学、恋爱、成家,带小孩,工作,一路走来,什么都靠自己。事必躬亲,过分独立。”

“我还是学徒,不知道退休的时候能不能出师。”

王曰芬常常对朋友们说自己是97年之后才开始真正做这行的。她开玩笑:“有人说一个行当要15到20年才能出师。这么算起来,我还是学徒,不知道退休的时候能不能出师。”

1997年,她和丈夫从日本回到南京。重新站在这片土地上,有些东西好像不一样了。“很安定,很踏实。觉得别的地方再好也不去了,这里就是我的家。”她想好好地做一番事业。“是事业,不是工作。”她强调说,“也许不是我最擅长的,但我会尽最大努力去做。”

那一年王曰芬34岁,站在起点,开始了她的“学徒”生涯。

岑咏华是王曰芬刚从日本回来时教的本科生,他还记得,当年常常在凌晨收到王老师的邮件,可次日一早又看见她神采奕奕地站在讲台上。后来他留校加入了那个团队,才发现这是一种常态。他已经不记得王老师有多少次跟系里的年轻人们工作到夜里两三点。“项目研究的很多材料都是由她亲自撰写修改,她对研究性文字的要求非常严谨苛刻,几乎是字字斟酌”。

王曰芬自己则说,那几年时间,日子的节奏被她过得飞快,像是自个儿和自个儿较劲,硬是敲在点儿上过。

那时候,全国很多地方请她去做有关竞争情报的讲座,而她则是能赶则赶,通常是头天晚上到,第二天一讲完就急着往回赶,饭也不吃。“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特别急,不能在外面呆”。她笑着说,现在不会有这样的心态了,会缓和一点儿。可她又说自己“特别追求完美,特有危机感。有时候觉得这个事儿不做不行,一定要做。”

“是良师益友,也是知心姐姐。”

课堂上,她是一名受人欢迎的教学名师。在课堂教学上,王老师坚持不断学习,保持昂扬向上的教育教学状态,及时跟踪学科发展与吸纳新的知识。注重积极探索、勤奋钻研,坚持课前备好每一节课,课上讲好每一个知识点。

在教学过程中,她坚持与学生多接触、多交流,找出学生学习和认知成长的特点,以爱心、耐心、理解心来对待学生的期望及要求,摸索不同届学生的求学规律,坚持为需要指点和帮助的学生指点迷津,并且为学生开展科学研究与深造提高尽可能的机会和支持。

学生眼中的王曰芬,是良师益友,也是知心姐姐。

从南理工毕业一年多,在外校读博的王雪芬在电话里谈起她仍旧滔滔不绝。“我以前很封闭,人家说话方式稍有不对,我就很冲动,发火。可王老师永远都面带微笑,温和地安抚你,让你静下来,再好好和你说。”她说她学会了换个角度看世界,学会了什么叫沟通,什么叫合作。沉默了会儿,她说:“王老师几乎影响了我的价值观。”

对岑咏华而言,也许包含着更多更深沉复杂的情感。父亲重病的时光,科研项目遇到了重大挫折时,在异国他乡的孤独岁月……几乎他人生的每一个重大时刻,都离不开王老师的支持和鼓励。

说起最满足的事,她笑着说:“我和同事朋友都处得非常好,兄弟姐妹一样的。有了什么矛盾,也要马上和解,我不能接受下次见面还两个人绷着脸。我不会做复杂的事情,一直是个简单的人,教单纯的学生,做单调的工作。”

“网上流传有一段人生的哲理,我很是喜欢:‘人生有两种境界:一是痛而不言,二是笑而不语。痛而不言是一种智慧,人生在世,往往会因这样或那样的伤害而心痛不已。对坚强的人来说,累累伤痕是生命赐予的最好礼物;笑而不语是一种豁达,朋友间的戏虐,遭人误解后的无奈,过多的言辞申辩反让人觉得华而不实,莫不如留下一抹微笑,任他人作评。’虽然离这两种境界还很远,但我愿意去努力、去追随……。”

(本文节选自《若二月兰般优雅――南京理工大学女性风采录》一书,并略有改动。)


把自由探索精神种在学生心田

——记我校化工学院周敏教授 

作为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南京理工大学“紫金学者”特聘教授,化工学院周敏教授,有着令人羡慕的科研履历:博士与博士后分别师从剑桥与牛津的两位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先后担任剑桥大学化学系质谱实验室主任和牛津大学化学系蛋白质组学主管,在国际一流刊物发表学术论文30多篇……然而,当她同记者谈起教学,谈起自己课堂上那些本科生的奇思妙想,周敏流露出的那种快乐与专注,绝不亚于谈到她心爱的科研项目。

(朱志飞/摄

“脑洞开得更大一点”

周敏现在给本科生开了一门学科前沿课程——《探索生命的测量》,因为她的研究就是通过最先进的质谱仪器来了解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获得它们在生物体调控中的作用。“质谱的功能就是来测量分子的质量,就像一个天平,我们的目的是使用这个工具来了解出生命的奥秘。”周敏说,“给本科生开这门课,希望他们能开阔思路,建立起学科交叉的观念:比如说学生物的不要仅仅局限于传统生物手段,而学分析的不光只是做分析分析方法,而是把不同学科的方法更好地结合起来。将来他们不管是从事科研还是其他工作岗位,思想上能够更活跃一点,用年轻人的话说是,‘脑洞开得更大一点’”。

在本科生课堂上,周敏会在课间播放一些相关领域的最新进展科学视频,一方面开拓大家的思路,同时也调节一下课堂的氛围。有一次,她播放的视频是麻省理工学院一位教授利用噬菌体表面展示技术,利用光能依靠特殊的蛋白质复合物把水分解为氢气和氧气。课堂上正好有一些材料专业的学生,他们被此内容深深打动,因为这些内容和传统的材料学课程大相径庭,有两个学生甚至在课下直接找到周敏,表达了想做类似的研究的愿望。面对他们渴求的眼光,周敏同意了他们可以参加课题组的科研活动。

其中一位学生,在实验室里对周敏说:“我想研究怎么样让神经传导得更快。”实验室里的研究生听到这个“异想天开”的研究题目,说:“老师,他这个题目太离谱了,他应该做更脚踏实地一点的工作。”然而周敏却对这位同学说:“我不觉得这个想法很离谱,你应该有你的科学梦想。但是你可以把这个问题分解下来,首先要知道神经信号是怎么传导的?在神经传导的过程中,限制它速度的是哪一步?在每一步上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周敏认为,作为老师最重要的是要激发学生内在的好奇心。“任何一门技术或者一个领域,你向他们介绍以后,如果能激发起他们自发的探索,那才是最好的教育。其实学生的潜力是无穷的,他们学习的能力也很强,老师更多的是一个引导作用。”

给本科生开设学科前沿课程可以说是周敏的一个探索。她很喜欢站在讲台上的感觉,“台下一双双紧紧盯着你的发亮的黑眼睛可以给你无穷的动力”。

做实验永远不要怕失败

从2013年回国工作,周敏就开始带研究生了。对比在英国的研究生,她的感受是:“英国的学生在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就比较主动一点,主动探索的精神更多。而国内学生有点依赖性,他们会希望老师给指点好,在开始的时候需要老师来推他们一把,上道了以后,他们的基础要比英国的学生更扎实一些。”

怕犯错误是中国学生最大的特点。因此,她常常向学生强调,“做实验是要允许失败、允许犯错误的。做科研本身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如果不允许摔跟头就根本没有办法前进了。”

为了让研究生能够放手做实验,她也想出不少点子。在实验过程中,周敏会问他们问题,比如:目前有了这些进展,下一步打算怎么做?而学生的反馈,不管是对还是错,只要不是特别离谱的,她都会让他们放手去做。“他们自己去做了以后,有时候就会来跟我说,我觉得这个方法不太好,需要修正一下。”周敏笑着说,让他们自己发现错误比老师直接指出来对他们帮助更大。

此外,他们经常开小组讨论会,不管是讲文献还是讲实验结果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问题,她会停到下来问大家,然后大家自由发言,进行头脑风暴。有时候即使她脑子里有一个标准答案,但是她也不说出来。

“有时候,学生自己想出来方案比别人告诉他们的要好得多。南理工的学生本身都有很好的科研探索精神,最怕的就是老师把那种太固定的科研模式套在学生头上,对他们说‘你就要这样做。我告诉你结果是什么样子,你做不到就是错的。’”周敏说。

探索精神要从苗苗抓起

很多大一新生认识周敏,是在今年的开学典礼上,她作为教师代表向新生寄语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说,作为大学生,第一,要爱自己的父母。其次,要多读书,读很多很多书。第三,会合理利用新技术,玩转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提高学习生产力。第四,要行万里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拥有专注力。要会不断思考自己想做什么,该做什么,明确目标,并为此付出努力。

“大一其实是非常关键的。很多同学终于到了自己梦想中的大学了,对于接下来该干什么就感到迷茫了。但这其实非常危险,因为一迷茫可能四年就过去了。”她说,如果条件允许,希望从明年开始可以给大一学生开一门新生研讨课。

“科学探索精神要从苗苗开始抓起。希望有更多的海归老师,从大学生进校一开始就能够培养他们树立这种自由探索的精神。我不希望一开始老师就给他们一个程式——‘这个结果就是对的,那个结果就是错的。’实验得到的不是预想的结果,而这才是科研变得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她说。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