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 海:让南理工散发着文化的温度

    文化是什么?大到人类文明成就,小到一次文艺活动,都可谓之文化。但不管形态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正因为有了人的参与,才有了文化的生发、演进与变迁。因此,人的实践行为是形成文化的必备条件,行为文化是精神文化、标识文化、舞台文化、景观文化等其它文化形态的基础。

    大学既是一座由学者、学生、学风、学术、学科等构成的思想摇篮与知识殿堂,更是一个充满着梦想、激情、包容、自由、平等、友善等人文气息与价值取向的文化高地。一所大学的文化形态往往承载着其办学理念和育人导向,同时也涵育了这所大学的独特品格和师生员工的精气神。

    我们南理工的文化形态是什么?答案当然不止一个,如军工文化、奉献文化、双创文化、高雅文化、和平文化等,它们都是南理工这个文化共同体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些文化形态弥漫于校园的各个角落,广布于学习、工作、生活的各个环节,体现在师生的言谈举止间,并经由对外合作、学生毕业等而走向社会,传播至远方。领略这些文化形态,我们能深深感受到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带着南理工人的温度,处处流动着暖意。培育有温度的文化,理应成为我们这所学府的一种底蕴、一种境界、一种追求。

    有温度的文化,是走心的文化。去年的3月,一则关于我校305名学生饭卡得到学校“暗补”的新闻被国内报刊、电视、微媒体终端纷纷报道和转载,“暖心饭卡”从那时起成为了南理工一张响亮的文化名片,也使南理工成为了社会民众公认的“有温度的大学”。只有走心,才能暖心。在“暖心饭卡”现象被热议、点赞以及“暖心饭卡”基金池不断扩容的背后,体现的则是南理工“以人为本”的价值追求,折射出广大师生校友对母校的反哺之情和深沉爱意。在很多人抱怨人心不古、人情冷漠的当下,温情涌动的暖心文化无疑能够成为社会风尚的引领者,也必将成为南理工人成长发展的重要文化滋养。

    有温度的文化,是灵动的文化。每年春天,二月兰绽放的校园处处洋溢着生机与活力,师生、校友、市民徜徉其间,流连忘返。二月兰、水杉树,是广泛分布于各地的常见物种,但南理工人并没有因为它们普通而忽视它们,却将它们视作珍奇去欣赏、去爱护、去传扬。“女生像二月兰般优雅绽放,男生像水杉般昂然挺拔”。“二月兰给了我四年的绽放,水杉给了我一生的挺拔”。师生、校友对母校一草一木、一树一石的恣意赞美,寄托着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向往、对母校的眷恋,不仅使我们的校园灵动起来,而且含情脉脉、情义浓浓。

    有温度的文化,是厚重的文化。校园文化的本质属性在于学脉相续、薪火相传。一所大学的历史,往往由人物、事件、景物组成,一代代南理工人既是办学理念、校训校风的培育者,也是办学理念、校训校风的诠释者、践行者和传播者。我们在发掘、传承和弘扬军工文化、奉献文化、创新文化的过程中,尤其不能忘记在各个历史发展阶段为学校呕心沥血、竭诚奉献的前辈和学长。在校庆日回顾校史,在入学和毕业时参观校史馆、兵器博物馆,在日常活动中讲述军工故事、先贤事迹……通过拾忆往昔感受校史的厚重,感受先辈创业的不易,感受办校育人的情怀与智慧。唯有如此,在激烈的竞争态势中才能选好参照系、定好坐标系、找准指标系,瞄准特色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目标坚诚开拓、勇毅前行。

    有温度的文化,是自信的文化。文化自信,是更深沉、更宽广、更从容的自信。大学文化自信从何而来?来自于历史积淀,更来自于今人的创造。一个尊重、包容、团结、开放的文化,既是文化自信生成的土壤,也是师生得到获得感的必备文化生态。可以想象,一种裹挟着狭隘利益诉求和纷争的文化生态注定是没有希望和前途的,更不会产生真正的文化自信。因此,应当在师生之间、同学之间、教师之间倡导尊重与包容,努力使教师对学生的严管厚爱、学生对教师的尊敬爱戴,以及教师与教师之间、行政人员与专业教师之间的理解、信任成为校园文化的主流,成为拧成一股绳、搏尽一份力、形成一股劲的重要文化力量。而这种力量,也正是南理工推进“双一流”建设、建成特色高水平研究型大学永不枯竭的源头活水。

    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培育有温度的文化,打造温馨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