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20岁的慌张与光芒邂逅”——记我校机械工程学院2015级本科生孙恩惠

  顺利收到漂亮的法学考试成绩单,拿到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英国诺丁汉大学国际贸易法专业的offer,孙恩惠同学的升学之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她笑称“可以毫无遗憾地告别20岁了”。很难想象,这位即将前往英国攻读法学硕士的女生,在我校本科时的专业是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她究竟如何在本科期间实现从“炸药”到“法律”的转变?她说,这样的过程就是“与20岁的慌张与光芒邂逅”。



启程前的不甘与慌张

  一年前那个春暖花开的时节,一个准备去诺丁汉大学联合培养的朋友陪着她在操场散步。当时正是她最迷茫困顿的时期,她发现即使怀揣对法律的信仰与热爱,仍然受制于所谓“机会成本”的桎梏而不敢义无反顾地往前走。可是朋友开导她:“诺丁汉的法学院很不错,为什么不试试呢?有什么好害怕的呢?”或许是受到朋友的启发,更多的是出于自己内心对于法律的执着,她对于自己未来的道路考虑了很久:去看看这个千面的世界一直以来就是她的心愿,想要通过开阔眼界来认识真实的自己。同时,她也清楚地知道缺乏法学教育背景是申请法学专业留学最大的硬伤。唯一的希望就是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然后凭借成绩单去尝试申请学校。可是,法律对于弹药专业的她来说,是完完全全零基础的,想要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谈何容易。从01总是比从122到无穷,要付出多得多的心血。但是如果面对现实就此放弃,那么她将因此而遗憾多年。内心的选择显而易见,她放弃了已经谈好薪资待遇的工作,决定走一条完全陌生却是心之所向的道路——出国读法学硕士。

踏上旅途的坚定与煎熬

  既然选择了自己想要的道路,那么必然少不了道路上的坚持。那些清晨抱着书在阳台和图书馆五楼一遍遍背诵,却总是记了忘,忘了记的日子;夕阳西下时忍住砸电脑的冲动把96个民法课程听完,整个人几近瘫痪的日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卡时间刷第一轮真题却总是只能得到两位数的分数后,心态直接崩掉的日子……中间有过许多害怕、失眠、眼泪、崩溃与不确定,可是这些煎熬与崩溃,在冬天来临之际,终于写进她自己生命的箴言。在那段备考的日子里,并不是没有过自我怀疑和灰心丧气的时刻,只是每次这些阴暗的念头一出现,她就跑去看法考名师老钟微博上的“备考法考的真正收获,便是走过这段旅程”,看瑞达法考深夜的推送,看鸡汤式的语句“过了法考你们就可以过上‘骄奢淫逸’的生活了”,她笑称自己就仿佛像“打完一针鸡血一样”,继续跟“让与担保”、“国恐无死没”、“盲聋哑,精神病,无期死刑,未成年”较劲。

  经历一年多的准备后,考试的过程也颇具波折,在主观题考场上,54分的夺命十三问写得她手抖,前一天晚上刚背的法治理论只记得前半句,刑诉法的题明明似曾相识却死活想不起来具体思路。这些曾让她惊出冷汗的情景,即使在拿到漂亮成绩后也时常“再现”,她在半夜被狠狠地吓醒,才意识到这些都是法考留下的“后遗症”,不由得庆幸那些艰难的日子都已经过去。超过350万字的教材、290多个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150万字真题、700多万字阅读材料,都曾在她的脑海里走过两三遭,在梦里出现两三回。

开启新旅程前的光芒

  查收诺丁汉offer的那天,天气晴朗,一如一年前朋友劝说她大胆尝试走法律之路那个午后。从春天伊始,到一整个夏天都过去,一直到初冬来临,经历过无数次心态的崩塌与重建之后,孙恩惠同学的心情格外平静,没有主观题成绩的公布,2018年法考尘埃落定时,那种“法考界,我们永不相见了”皆大欢喜的离别,只有静静地期待,就像为自己二十岁这一年的努力画上了一个平稳的休止符。

  在我校2019届毕业生的征文大赛作品中,孙恩惠用这样一段话作结:“20岁的人是一种独特的生物,没有方向的时候焦虑如困兽,一边向往着高山大河一边挂念着锦绣前程,在深夜里迷茫又慌张地游走于万物边缘。可是一旦他们找到真正的兴趣,就会迸发出所向披靡的生命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带着电影主人公的光环翻山越岭。我们都要有为梦想孤注一掷的勇气,因为对于20岁来说,这是一场只赚不亏的买卖,即便失败了,还可以try again。要庆幸,还可以try again。”这便是她二十岁经历慌张之后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