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俊武:60年的坚守,只为心中的那一份热爱——王泽山院士荣获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有感

 

王泽山院士说,“凡是从事工程技术研究的人员,不能一味地跟踪国外的研究、简单地仿制研究,一定要有超越意识,要做出真正有水平的研究成果。” 在过去60年时间里,王院士潜心研究“装药设计”这一个领域。攻克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多项关键技术、研发出低温感含能材料、解决世界军械领域一项技术难题,三次获得国家科技一等奖,这就是王院士“60年坚守”的收获。

有不少科研工作者会觉得科研工作很辛苦,缺乏科研的动力和目标。这其中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并非真正喜欢科研。兴趣是创造的源动力,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自我实现完全受自己内在本性所支配,而不是作为外部世界的工具而存在。”也就是说我们奋斗最重要的动力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内心深处。科学研究是一项非常特殊的工作,不是为了养家糊口,需要天赋、基础、训练以及持续不断并且充满激情地投入大量的精力——可即使如此,也未必能够取得所谓的成功,这就更需要科研工作者对科研本身产生发自内心的、真正的热爱。王院士正是因为怀揣着对科研的浓厚兴趣,六十年如一日,也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这也是一种幸福”。

在平时的科研过程中,王院士坦言自己不喜欢走别人走过的老路,而是喜欢独辟蹊径,从一个全新的角度闯出一条前所未有的新路来。科研的核心是解决问题,没有新意就谈不上真正的科学研究,这也充分说明原始创新的重要性。科学研究越是原创的成果,就越需要长时间的沉淀和考验,也越需要拿出如王院士“六十年坚守”的精神来潜心研究。而如今在我们年轻的科研人员中似乎有种思维已成惯性:用时越短越好,花钱越少越好,成果越快越好,不在乎idea的创新,一味的去追逐研究热点,科研灌水等等。少花时间和精力做事固然好,但在严谨的科学面前片面追求“短平快”必然会带来巨大的弊端。比如“浅水区拥挤不堪,深水区无人问津”,科研创新成了修修补补多或跟踪模仿。

我们作为年轻的科研工作者更应向王院士这些老一辈的科学家学习,潜心做好科研,摒弃短视思维,释放创新驱动的源动力。学习王院士“六十年坚守”的科研精神,忍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在科研探索中杜绝虚妄、浮躁、浅薄、投机,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好一件事,并为了做好这件事,专注,钻研,奋斗,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