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了,392栋

  在学校东南角僻静处,有一排平房,栋号为392,这里是已有50多年历史的火箭推进技术实验室,也是原201203教研室的旧址。

  平房为东西向,与南面相隔三四十米远的长条形小山坡之间围成了一个封闭的院子,院子里有独立的二层高的大六分力实验室,院子南侧的山坡上,曾经有过一个小的暂存库。


拆除前外景图

  平房是中间走廊两侧房间的形式,北侧的房间主要用作办公室,南侧的房间为实验室。实验室基本是三间一组,中间一个是准备间兼控制间,两边是试验间,试验间有门通向院子,顶上有天窗可开合。南侧中间突出成二层高的原是弹道摆实验室,后来多次改造过。平房走廊西头是实验室对外的正门,平房中间朝北也有一个对外的门,基本不开。院子有一个大铁门与外相通,此门也可以不开,因为从实验间能通向院子。

  实验间的墙壁是加厚特制的,与控制间之间有20多厘米厚的钢板门相隔,观察窗有的是多层加厚的玻璃,有的是潜望式的非直视小窗。做实验前,实验间必须开朝院子的门和天窗,关闭与控制间的大铁门。

  我是1993年在本科期间第一次到火箭实验室来,参与吴小平和周长省老师的一个研究课题,也是那时开始接触发动机点火试验的。1994年上研究生,我被安排在半间房大小的配电室里,那里有一台当时很好的新电脑,我和杨余旺共用,我硕士他博士。1996382栋(现在机械工程学院航空宇航系所在楼)盖好,老师和研究生有了更好的空间。1997年我留校后,办公室也在382栋。但是,我还是经常到一路之隔的实验室来。

  九十年代的实验室人气很旺,董师颜、季宗德、孙思诚、黄世昌、王玉章、姚宗义、冯其实、方同安等老师都在退休前后,我正是那时候在实验室认识他们的。李坚的文印室也红火了好几年。在更久之前,教研室鼎盛时期有三十多号人,可惜我没赶上。


拆除前内部环视全景图

  在我刚参加工作的头十几年里,参与这里的很多实验,负责编写数据采集软件、搭建测试系统、处理实验数据。因为年轻,爬到房顶开天窗当然是我的任务了,还有制作点火药包、打警报铃,最多再按一下点火按钮。装拆、清洗发动机这种脏活累活和多少有点危险的事从来不让我干,我算是实验队伍中的“白领”。现在回想起来,武晓松老师、余陵老师真是爱护我!

  我见证了实验室不断地发展,从水泥地到木地板、瓷砖,从风扇到空调,从光线示波器到计算机测试系统。从火箭到爆震、涡喷。院子西侧扩展了三间房研究膏体,院子中间盖起了冲压发动机实验室。

  当时感觉这个院子就是一个小小的天地,院子的空地上还种过花、种过红薯,小山上长满了树,将院子与外面的世界隔离。直到山外修通了大路,盖起了高楼,多数实验逐步被移到了远校区。

  近几年,我来实验室的次数减少了,每去一次感觉路边的柏树愈加浓郁茂密。王政时老师和耿海滨师傅是基本上都在的。

  听说实验室要搬了,房子要拆了,几天前我来过一次,在最东头的房间里见到周长省老师,整个实验室当时只有他一个人。不必多问,他在这里的时间更长,比我的感情更深。

  今天我再到这里,看到旁边已搭起了工棚,挖掘机已动作,树木被移走、小山一下子矮了,变成了土堆。踩着房间内外搬家后留下的杂物,我在平房和院子里外走了一遍,算是与这里的告别。

  告别了,392栋,作为南京理工大学历史最悠久的专业实验室之一,你像一位老人,静静地观望着这个学校半个多世纪的变迁,慢慢地将自己熔化在这块土地里。

  而在这里,新的创新创业大楼将拔地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