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不能无原则为社会活动让路

    高校作为培养高等人才的场所,首要职能应是人才培养,其所开展的其他任何活动,一旦与教学工作相冲突,都应加以限制。

  近日,大理大学的一份文艺表演工作方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为纪念大理白族自治州建州60周年,根据该州州庆活动筹备组办公室的相关精神,需抽借500名大理大学学生参加文艺演出。该文件显示,排练时间长达数十天,且中间有数天需停课。对此,该校回应称表演活动是“上面安排”,学校已做好调课工作,有“特殊情况”的同学会准假,且对参演学生会发放补助和社会实践证书。

  建州60周年,自然是当地值得庆贺的一件大事,理论上说,该校组织学生参与州庆这样的大型社会活动,是履行高校“服务社会职能”的重要表现之一,甚至做了高校“引领文化传承”职能的工作;而大学生能参与其文艺汇演,走下网络,走出学校,算得上是一种社会实践,有利于提升自身文艺素养,增强实践经历和社会感知能力。然而,在具体组织学生参与活动时,该校的做法却包含极大的强制性,以致影响到学生正常上课,是对高校教学基本活动的背离,有点本末倒置。

  不可否认,该校并没有公然直接强制学生参加演出,但据称“通知并未征求学生意见”,其对学生的排演时间有明确要求,缺乏弹性安排,已经具有强制性质;且在任务层层下达的过程中,受利益导向和行政权力的制约,最终变成了强制或变相强制执行,引起学生不满,如有同学反映班干部表示“‘所有人不得请假’,且有参演同学请假遭到拒绝”。缺乏民主的行政治校做法效果并不理想,不仅学生质疑,甚至侵犯了学生的受教育权,与现行法律法规精神相悖。

  当然,该校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安排,恐怕是把“上级规定”看得太重,把学校教学看得较轻所致。无论该州有关部门是否对该校学生参与演出有强制要求,该校都应该拿出应有的态度,三思而后行,毕竟协调500位同学难度较大,让他们整齐划一地进行排练,势必会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从该校工作方案将这一活动视为贯彻上级文件精神,“意义重大而光荣”的事项来看,该校不仅没有拒绝,还积极予以配合,足见其对上级负责的态度和对自身教学工作的轻视,这与当前高等教育重视本科教学活动的发展趋势相违背。

  就在前不久,美国杜肯大学伯隆教授在国内一所高校的讲座中指出,美国著名的十所大学,如哈佛、耶鲁、哥伦比亚等,最主要的共同点是“拥有最好的本科教育,都非常重视教学。一个大学对待教学和本科教育的态度,标志了其成熟水平”。可见,任何要求学生占用上课时间开展各类社会实践的行为,都是不重视教学工作,不够成熟的表现。当前,“双一流”建设有燎原之势,建立和完善现代大学制度也形势紧迫,这就要求高校首先摆脱“行政化”办学思维,推进去行政化改革,既要厘清高校与政府的外部关系,又要建立政治、行政、学术和民主权力的内部平衡机制,确保学校的教学和学术科研活动不受内外部行政权力的干预。

  高校作为培养高等人才的场所,首要职能应是人才培养,与其相关的最基本活动是教学,应得到最充分的保障,其所开展的其他任何活动,一旦与教学工作相冲突,都应该加以限制;为达到这一要求,高校必须坚守自己的风骨,对任何扰乱学校办学自主和教学自由的外部强加性行为,都要有效协调,敢于说不。其他的高校利益相关者,要尊重高校的办学自主权和正常教学安排,不应该随意加以干扰。(作者系上海出版传媒研究院研究人员)

  《中国教育报》20161018日第2